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原创 > 长篇·连载·精品

长篇·连载·精品

  • 你看,你看,那美丽的安居房

    黄浦江,位于东海之滨,是条镌刻经典的历史之河,滔滔逝去的江水印证了千百年来大上海的兴衰和变迁,也滋养哺育了今日这座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都市。吐曼河,位于西部边陲,以千古恒定的清亮、多姿、温顺、静美,不卑不亢、不惊不慌、不竭不叹、坦坦诚诚、平平实实地流过了一次次日出,一回回金秋,养育了喀什这块土地上生活的人们,孕育了这座古城血性的历史文化。它们相距5000公里之遥,不同源,更不同系。但两条河却静静地流淌着生命元素和密码。早在新疆和平解放后,为支持新疆、建设新疆,内地从建国初期就开始持续支持新疆建设。首先改变新疆面貌的是从内地进新疆的人民解放军,紧接着是内地的工人支援,“八千湘女上天山”,上海“十万青年支边”等等。1954年11月8日,520名上海知识青年积极响应党的号召奔赴新疆,他们中绝大部分是初中毕业的女生。到1962年已有数千名上海青年来到新疆。1963年起,一个新的赴疆热潮形成了,当年7月至1966年10月,有97000名上海知青赴疆支援建设。是啊,历史以来,天山雪松根连根,上海、新疆人民心连心。新中国成立以后,上海曾经以支内、支边、三线建设等方式,支援中西部地区。而近20年来的对口帮扶,即是当年支援西部的一种延续,又赋予了新时代新的内涵。按照中央部署,自1997年2月以来,上海对口支援阿克苏地区有关部门和阿克苏市、温宿县和阿瓦提县。2010年,上海对口支援新疆地区调整为喀什地区的莎车、泽普、叶城和巴楚四县。转瞬间,三年过去了。然而三年前的那一幕,大家依然记忆犹新——2014年2月22日,星期六。   161名上海儿女,告别家乡,乘专机飞往5000多公里之遥的新疆喀什。这是上海派出的第八批援疆干部,更是上海市各级组织精心挑选出来的管理、医疗、教育等方面的专业人才。他们将分别到上海市对口支援新疆工作前方指挥部、喀什地区第二人民医院、喀什师范学院和对口支援的叶城、泽普、巴楚、莎车四县工作。按照上海市委、市政府提出的“民生为本、产业为重、规划为先、人才为要”的基本方针,立足可持续发展,开展为期3年左右的对口支援新疆工作。这161名上海儿女大都没来过新疆,即便有些来过,也几乎没来过地处南疆大地的喀什;就是即便去过喀什,也没有真正意义上下乡,更不用说与维族同胞零距离接触。虽然喀什对于他们来说,充满了未知与考验,但对于喀什人民来说,他们的到来,犹如一股暖流,让他们无比温暖与期待。毫无疑问,新一批援疆干部对喀什下一阶段的发展来说是一支重要力量,将为喀什发展注入新活力。下午3点50分,从上海飞来的专机降落在喀什机场。他们从机舱里走出,面对一碧如洗的天空,每个人心里都别有一番滋味。此时的他们听不到东方明珠下黄浦江的涛声,而是置身于风貌独特和民族风情、文化多彩的喀什。有人说到了新疆,如果没到喀什看一看,就等于没有到过新疆,这种说法足以说明喀什的地位和在新疆人心中独具的魅力。虽然他们都曾对古丝绸之路上的历史名城无限向往,但此刻的他们却想得更多更远。喀什是个神奇美丽的地方,援疆更是份光荣和神圣的事业。他们每个人都觉得心里沉甸甸的,因为他们知道,在未来的一千多个日日夜夜中,他们不可能都会在欢笑声中度过,等待他们的还有艰难、困苦、挑战等等。其实上海第八批援疆干部来到喀什前,就有一部分援疆干部提前来到了喀什,并已经进入了工作状态。比如2013年12月通过的《第八批援疆“交钥匙”项目工作实施方案》,就已经明确了正副总指挥、规划组及专业组和分指的工作职责,明确了项目代建负责制,以及资金管理和投资控制的基本原则,并要求相关各方根据实施方案的有关规定,各司其责,协同推进,分工不分家共同促进项目的顺利进行。上海援疆前方指挥部规划建设组,是这支援建队伍中的一支小分队,人不多,只有6人,但他们都是工程建设方面个顶个的专家。组长朱锦,作为骨干,他于2013年8月就来到了喀什。组员包括:张峻毅、李文悦、杜晓舜、潘文涛、周晓青。当他们住进位于喀什解放南路喀什地委大院的上海对口支援新疆前方指挥部办公住宿一体的办公楼,稍稍安顿好后,已经是夜晚了。“各位兄弟,我们今天刚到,大家小聚一下,我为大家接风洗尘吧!”朱锦提议道。“好啊,朱组长!”大家纷纷赞同。相对他们5人,朱锦算是“老喀什”了。他到食堂里弄了点菜和花生米,又到超市里买了几瓶啤酒,还有一些水果。于是,几个远离家乡的男子汉聚到了朱锦的宿舍里。这是他们这个组的第一餐团圆饭,虽然极其简单,却洋溢着浓浓真情。大家一边吃着,一边喝着,一边聊着关于如何援建喀什的话题。“虽然在上海的时候我信心满满,但当我踏上新疆土地时,心里却有些不安,甚至还有些忐忑,我可能会好好坚持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甚至半年,但我能否坚持一年两年三年,似乎有些担忧。”“我最担心的还是孩子!正是上学需要家长陪的时候。”“我最担心我的母亲,她身体不怎么好。”“我在想,援疆的三个春夏秋冬该如何度过?是随遇而安,到哪个山头唱哪首歌,还是坚定信念,在这里干出点名堂来?”“我们不能虚度光阴,要无怨无悔地度过这一千多个日日夜夜。”“作为第八批援疆干部,既然我们已经接过了援兄们手中的接力棒,就要肩负起这个责任,不仅不能掉棒,更要跑出好成绩。”…………

    2017-08-22 16:44:07 作者:谢友义
    • 0
    • 3627
  • 你看,你看,那美丽的安居房

    黄浦江,位于东海之滨,是条镌刻经典的历史之河,滔滔逝去的江水印证了千百年来大上海的兴衰和变迁,也滋养哺育了今日这座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都市。吐曼河,位于西部边陲,以千古恒定的清亮、多姿、温顺、静美,不卑不亢、不惊不慌、不竭不叹、坦坦诚诚、平平实实地流过了一次次日出,一回回金秋,养育了喀什这块土地上生活的人们,孕育了这座古城血性的历史文化。它们相距5000公里之遥,不同源,更不同系。但两条河却静静地流淌着生命元素和密码。早在新疆和平解放后,为支持新疆、建设新疆,内地从建国初期就开始持续支持新疆建设。首先改变新疆面貌的是从内地进新疆的人民解放军,紧接着是内地的工人支援,“八千湘女上天山”,上海“十万青年支边”等等。1954年11月8日,520名上海知识青年积极响应党的号召奔赴新疆,他们中绝大部分是初中毕业的女生。到1962年已有数千名上海青年来到新疆。1963年起,一个新的赴疆热潮形成了,当年7月至1966年10月,有97000名上海知青赴疆支援建设。是啊,历史以来,天山雪松根连根,上海、新疆人民心连心。新中国成立以后,上海曾经以支内、支边、三线建设等方式,支援中西部地区。而近20年来的对口帮扶,即是当年支援西部的一种延续,又赋予了新时代新的内涵。按照中央部署,自1997年2月以来,上海对口支援阿克苏地区有关部门和阿克苏市、温宿县和阿瓦提县。2010年,上海对口支援新疆地区调整为喀什地区的莎车、泽普、叶城和巴楚四县。转瞬间,三年过去了。然而三年前的那一幕,大家依然记忆犹新——2014年2月22日,星期六。   161名上海儿女,告别家乡,乘专机飞往5000多公里之遥的新疆喀什。这是上海派出的第八批援疆干部,更是上海市各级组织精心挑选出来的管理、医疗、教育等方面的专业人才。他们将分别到上海市对口支援新疆工作前方指挥部、喀什地区第二人民医院、喀什师范学院和对口支援的叶城、泽普、巴楚、莎车四县工作。按照上海市委、市政府提出的“民生为本、产业为重、规划为先、人才为要”的基本方针,立足可持续发展,开展为期3年左右的对口支援新疆工作。这161名上海儿女大都没来过新疆,即便有些来过,也几乎没来过地处南疆大地的喀什;就是即便去过喀什,也没有真正意义上下乡,更不用说与维族同胞零距离接触。虽然喀什对于他们来说,充满了未知与考验,但对于喀什人民来说,他们的到来,犹如一股暖流,让他们无比温暖与期待。毫无疑问,新一批援疆干部对喀什下一阶段的发展来说是一支重要力量,将为喀什发展注入新活力。下午3点50分,从上海飞来的专机降落在喀什机场。他们从机舱里走出,面对一碧如洗的天空,每个人心里都别有一番滋味。此时的他们听不到东方明珠下黄浦江的涛声,而是置身于风貌独特和民族风情、文化多彩的喀什。有人说到了新疆,如果没到喀什看一看,就等于没有到过新疆,这种说法足以说明喀什的地位和在新疆人心中独具的魅力。虽然他们都曾对古丝绸之路上的历史名城无限向往,但此刻的他们却想得更多更远。喀什是个神奇美丽的地方,援疆更是份光荣和神圣的事业。他们每个人都觉得心里沉甸甸的,因为他们知道,在未来的一千多个日日夜夜中,他们不可能都会在欢笑声中度过,等待他们的还有艰难、困苦、挑战等等。其实上海第八批援疆干部来到喀什前,就有一部分援疆干部提前来到了喀什,并已经进入了工作状态。比如2013年12月通过的《第八批援疆“交钥匙”项目工作实施方案》,就已经明确了正副总指挥、规划组及专业组和分指的工作职责,明确了项目代建负责制,以及资金管理和投资控制的基本原则,并要求相关各方根据实施方案的有关规定,各司其责,协同推进,分工不分家共同促进项目的顺利进行。上海援疆前方指挥部规划建设组,是这支援建队伍中的一支小分队,人不多,只有6人,但他们都是工程建设方面个顶个的专家。组长朱锦,作为骨干,他于2013年8月就来到了喀什。组员包括:张峻毅、李文悦、杜晓舜、潘文涛、周晓青。当他们住进位于喀什解放南路喀什地委大院的上海对口支援新疆前方指挥部办公住宿一体的办公楼,稍稍安顿好后,已经是夜晚了。“各位兄弟,我们今天刚到,大家小聚一下,我为大家接风洗尘吧!”朱锦提议道。“好啊,朱组长!”大家纷纷赞同。相对他们5人,朱锦算是“老喀什”了。他到食堂里弄了点菜和花生米,又到超市里买了几瓶啤酒,还有一些水果。于是,几个远离家乡的男子汉聚到了朱锦的宿舍里。这是他们这个组的第一餐团圆饭,虽然极其简单,却洋溢着浓浓真情。大家一边吃着,一边喝着,一边聊着关于如何援建喀什的话题。“虽然在上海的时候我信心满满,但当我踏上新疆土地时,心里却有些不安,甚至还有些忐忑,我可能会好好坚持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甚至半年,但我能否坚持一年两年三年,似乎有些担忧。”“我最担心的还是孩子!正是上学需要家长陪的时候。”“我最担心我的母亲,她身体不怎么好。”“我在想,援疆的三个春夏秋冬该如何度过?是随遇而安,到哪个山头唱哪首歌,还是坚定信念,在这里干出点名堂来?”“我们不能虚度光阴,要无怨无悔地度过这一千多个日日夜夜。”“作为第八批援疆干部,既然我们已经接过了援兄们手中的接力棒,就要肩负起这个责任,不仅不能掉棒,更要跑出好成绩。”…………

    2017-08-22 16:44:07 作者:谢友义
    • 0
    • 3627
  • 你看,你看,那美丽的安居房

    黄浦江,位于东海之滨,是条镌刻经典的历史之河,滔滔逝去的江水印证了千百年来大上海的兴衰和变迁,也滋养哺育了今日这座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都市。吐曼河,位于西部边陲,以千古恒定的清亮、多姿、温顺、静美,不卑不亢、不惊不慌、不竭不叹、坦坦诚诚、平平实实地流过了一次次日出,一回回金秋,养育了喀什这块土地上生活的人们,孕育了这座古城血性的历史文化。它们相距5000公里之遥,不同源,更不同系。但两条河却静静地流淌着生命元素和密码。早在新疆和平解放后,为支持新疆、建设新疆,内地从建国初期就开始持续支持新疆建设。首先改变新疆面貌的是从内地进新疆的人民解放军,紧接着是内地的工人支援,“八千湘女上天山”,上海“十万青年支边”等等。1954年11月8日,520名上海知识青年积极响应党的号召奔赴新疆,他们中绝大部分是初中毕业的女生。到1962年已有数千名上海青年来到新疆。1963年起,一个新的赴疆热潮形成了,当年7月至1966年10月,有97000名上海知青赴疆支援建设。是啊,历史以来,天山雪松根连根,上海、新疆人民心连心。新中国成立以后,上海曾经以支内、支边、三线建设等方式,支援中西部地区。而近20年来的对口帮扶,即是当年支援西部的一种延续,又赋予了新时代新的内涵。按照中央部署,自1997年2月以来,上海对口支援阿克苏地区有关部门和阿克苏市、温宿县和阿瓦提县。2010年,上海对口支援新疆地区调整为喀什地区的莎车、泽普、叶城和巴楚四县。转瞬间,三年过去了。然而三年前的那一幕,大家依然记忆犹新——2014年2月22日,星期六。   161名上海儿女,告别家乡,乘专机飞往5000多公里之遥的新疆喀什。这是上海派出的第八批援疆干部,更是上海市各级组织精心挑选出来的管理、医疗、教育等方面的专业人才。他们将分别到上海市对口支援新疆工作前方指挥部、喀什地区第二人民医院、喀什师范学院和对口支援的叶城、泽普、巴楚、莎车四县工作。按照上海市委、市政府提出的“民生为本、产业为重、规划为先、人才为要”的基本方针,立足可持续发展,开展为期3年左右的对口支援新疆工作。这161名上海儿女大都没来过新疆,即便有些来过,也几乎没来过地处南疆大地的喀什;就是即便去过喀什,也没有真正意义上下乡,更不用说与维族同胞零距离接触。虽然喀什对于他们来说,充满了未知与考验,但对于喀什人民来说,他们的到来,犹如一股暖流,让他们无比温暖与期待。毫无疑问,新一批援疆干部对喀什下一阶段的发展来说是一支重要力量,将为喀什发展注入新活力。下午3点50分,从上海飞来的专机降落在喀什机场。他们从机舱里走出,面对一碧如洗的天空,每个人心里都别有一番滋味。此时的他们听不到东方明珠下黄浦江的涛声,而是置身于风貌独特和民族风情、文化多彩的喀什。有人说到了新疆,如果没到喀什看一看,就等于没有到过新疆,这种说法足以说明喀什的地位和在新疆人心中独具的魅力。虽然他们都曾对古丝绸之路上的历史名城无限向往,但此刻的他们却想得更多更远。喀什是个神奇美丽的地方,援疆更是份光荣和神圣的事业。他们每个人都觉得心里沉甸甸的,因为他们知道,在未来的一千多个日日夜夜中,他们不可能都会在欢笑声中度过,等待他们的还有艰难、困苦、挑战等等。其实上海第八批援疆干部来到喀什前,就有一部分援疆干部提前来到了喀什,并已经进入了工作状态。比如2013年12月通过的《第八批援疆“交钥匙”项目工作实施方案》,就已经明确了正副总指挥、规划组及专业组和分指的工作职责,明确了项目代建负责制,以及资金管理和投资控制的基本原则,并要求相关各方根据实施方案的有关规定,各司其责,协同推进,分工不分家共同促进项目的顺利进行。上海援疆前方指挥部规划建设组,是这支援建队伍中的一支小分队,人不多,只有6人,但他们都是工程建设方面个顶个的专家。组长朱锦,作为骨干,他于2013年8月就来到了喀什。组员包括:张峻毅、李文悦、杜晓舜、潘文涛、周晓青。当他们住进位于喀什解放南路喀什地委大院的上海对口支援新疆前方指挥部办公住宿一体的办公楼,稍稍安顿好后,已经是夜晚了。“各位兄弟,我们今天刚到,大家小聚一下,我为大家接风洗尘吧!”朱锦提议道。“好啊,朱组长!”大家纷纷赞同。相对他们5人,朱锦算是“老喀什”了。他到食堂里弄了点菜和花生米,又到超市里买了几瓶啤酒,还有一些水果。于是,几个远离家乡的男子汉聚到了朱锦的宿舍里。这是他们这个组的第一餐团圆饭,虽然极其简单,却洋溢着浓浓真情。大家一边吃着,一边喝着,一边聊着关于如何援建喀什的话题。“虽然在上海的时候我信心满满,但当我踏上新疆土地时,心里却有些不安,甚至还有些忐忑,我可能会好好坚持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甚至半年,但我能否坚持一年两年三年,似乎有些担忧。”“我最担心的还是孩子!正是上学需要家长陪的时候。”“我最担心我的母亲,她身体不怎么好。”“我在想,援疆的三个春夏秋冬该如何度过?是随遇而安,到哪个山头唱哪首歌,还是坚定信念,在这里干出点名堂来?”“我们不能虚度光阴,要无怨无悔地度过这一千多个日日夜夜。”“作为第八批援疆干部,既然我们已经接过了援兄们手中的接力棒,就要肩负起这个责任,不仅不能掉棒,更要跑出好成绩。”…………

    2017-08-22 16:44:07 作者:谢友义
    • 0
    • 3627
  • 你看,你看,那美丽的安居房

    黄浦江,位于东海之滨,是条镌刻经典的历史之河,滔滔逝去的江水印证了千百年来大上海的兴衰和变迁,也滋养哺育了今日这座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都市。吐曼河,位于西部边陲,以千古恒定的清亮、多姿、温顺、静美,不卑不亢、不惊不慌、不竭不叹、坦坦诚诚、平平实实地流过了一次次日出,一回回金秋,养育了喀什这块土地上生活的人们,孕育了这座古城血性的历史文化。它们相距5000公里之遥,不同源,更不同系。但两条河却静静地流淌着生命元素和密码。早在新疆和平解放后,为支持新疆、建设新疆,内地从建国初期就开始持续支持新疆建设。首先改变新疆面貌的是从内地进新疆的人民解放军,紧接着是内地的工人支援,“八千湘女上天山”,上海“十万青年支边”等等。1954年11月8日,520名上海知识青年积极响应党的号召奔赴新疆,他们中绝大部分是初中毕业的女生。到1962年已有数千名上海青年来到新疆。1963年起,一个新的赴疆热潮形成了,当年7月至1966年10月,有97000名上海知青赴疆支援建设。是啊,历史以来,天山雪松根连根,上海、新疆人民心连心。新中国成立以后,上海曾经以支内、支边、三线建设等方式,支援中西部地区。而近20年来的对口帮扶,即是当年支援西部的一种延续,又赋予了新时代新的内涵。按照中央部署,自1997年2月以来,上海对口支援阿克苏地区有关部门和阿克苏市、温宿县和阿瓦提县。2010年,上海对口支援新疆地区调整为喀什地区的莎车、泽普、叶城和巴楚四县。转瞬间,三年过去了。然而三年前的那一幕,大家依然记忆犹新——2014年2月22日,星期六。   161名上海儿女,告别家乡,乘专机飞往5000多公里之遥的新疆喀什。这是上海派出的第八批援疆干部,更是上海市各级组织精心挑选出来的管理、医疗、教育等方面的专业人才。他们将分别到上海市对口支援新疆工作前方指挥部、喀什地区第二人民医院、喀什师范学院和对口支援的叶城、泽普、巴楚、莎车四县工作。按照上海市委、市政府提出的“民生为本、产业为重、规划为先、人才为要”的基本方针,立足可持续发展,开展为期3年左右的对口支援新疆工作。这161名上海儿女大都没来过新疆,即便有些来过,也几乎没来过地处南疆大地的喀什;就是即便去过喀什,也没有真正意义上下乡,更不用说与维族同胞零距离接触。虽然喀什对于他们来说,充满了未知与考验,但对于喀什人民来说,他们的到来,犹如一股暖流,让他们无比温暖与期待。毫无疑问,新一批援疆干部对喀什下一阶段的发展来说是一支重要力量,将为喀什发展注入新活力。下午3点50分,从上海飞来的专机降落在喀什机场。他们从机舱里走出,面对一碧如洗的天空,每个人心里都别有一番滋味。此时的他们听不到东方明珠下黄浦江的涛声,而是置身于风貌独特和民族风情、文化多彩的喀什。有人说到了新疆,如果没到喀什看一看,就等于没有到过新疆,这种说法足以说明喀什的地位和在新疆人心中独具的魅力。虽然他们都曾对古丝绸之路上的历史名城无限向往,但此刻的他们却想得更多更远。喀什是个神奇美丽的地方,援疆更是份光荣和神圣的事业。他们每个人都觉得心里沉甸甸的,因为他们知道,在未来的一千多个日日夜夜中,他们不可能都会在欢笑声中度过,等待他们的还有艰难、困苦、挑战等等。其实上海第八批援疆干部来到喀什前,就有一部分援疆干部提前来到了喀什,并已经进入了工作状态。比如2013年12月通过的《第八批援疆“交钥匙”项目工作实施方案》,就已经明确了正副总指挥、规划组及专业组和分指的工作职责,明确了项目代建负责制,以及资金管理和投资控制的基本原则,并要求相关各方根据实施方案的有关规定,各司其责,协同推进,分工不分家共同促进项目的顺利进行。上海援疆前方指挥部规划建设组,是这支援建队伍中的一支小分队,人不多,只有6人,但他们都是工程建设方面个顶个的专家。组长朱锦,作为骨干,他于2013年8月就来到了喀什。组员包括:张峻毅、李文悦、杜晓舜、潘文涛、周晓青。当他们住进位于喀什解放南路喀什地委大院的上海对口支援新疆前方指挥部办公住宿一体的办公楼,稍稍安顿好后,已经是夜晚了。“各位兄弟,我们今天刚到,大家小聚一下,我为大家接风洗尘吧!”朱锦提议道。“好啊,朱组长!”大家纷纷赞同。相对他们5人,朱锦算是“老喀什”了。他到食堂里弄了点菜和花生米,又到超市里买了几瓶啤酒,还有一些水果。于是,几个远离家乡的男子汉聚到了朱锦的宿舍里。这是他们这个组的第一餐团圆饭,虽然极其简单,却洋溢着浓浓真情。大家一边吃着,一边喝着,一边聊着关于如何援建喀什的话题。“虽然在上海的时候我信心满满,但当我踏上新疆土地时,心里却有些不安,甚至还有些忐忑,我可能会好好坚持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甚至半年,但我能否坚持一年两年三年,似乎有些担忧。”“我最担心的还是孩子!正是上学需要家长陪的时候。”“我最担心我的母亲,她身体不怎么好。”“我在想,援疆的三个春夏秋冬该如何度过?是随遇而安,到哪个山头唱哪首歌,还是坚定信念,在这里干出点名堂来?”“我们不能虚度光阴,要无怨无悔地度过这一千多个日日夜夜。”“作为第八批援疆干部,既然我们已经接过了援兄们手中的接力棒,就要肩负起这个责任,不仅不能掉棒,更要跑出好成绩。”…………

    2017-08-22 16:44:07 作者:谢友义
    • 0
    • 3627
  • 打工仔的故事 第十四章 快乐时光,荏苒你在此时的迷恋

         凯伦对大家建议所做都很好,说话间说:“我们今天是度假的第二天了,很快就完成这一段历程的度假好时光,希望大家抓紧这次机会和自己的女朋友沟通感情,不要把这次机会浪费了,时间是我们每一位恋爱的难忘记忆,大家要记住留下这一段美好的回忆,你们自己要照下自己和女朋友的相片留下才对,知道了吗?”    凯伦的话是大家一时间只顾玩耍没有用自己的手机拍照自己和女朋友的相片,从现在开启拍照。    红姗对着王旭忠说:”我们应该拍多几张照片留念才是。”    王旭忠回答道:“好啊!开启拍吧?”他们在沙滩上追逐和照相,很多游客也不例外,流露出致臻荡漾的温怀倩影。    凯伦还对大家说:“这里有沙碉的模型园,只是要收费用几十元一位,你们有兴趣的话,进去参观游玩。”    最近几年由于核发电站的建成和开启用途,招引来了一些国外的专家和工作人员,使附近的以商业得于兴起和繁茂,大量游客也纷纷到这里来旅游观光,也有商人来这里投资和建厂。    这些都是参照于中国文化的遗址来做沙碉的形状的,美观和华丽、端庄、形形色色的艺术造型,这里是文明海内外发展旅游圣地的铜鼓铜锣黑沙湾,有天南海北的奇观艺彩之称的人工沙碉艺术美丽怡景。吸引着不少的中外五湖四海的游客。    个个都异口同声说:“yes!”    他们都很年轻秀丽,只是女孩子的身材各有高低而已。    身材比较高挑的红姗,模特儿的身材有一些格外令人诱惑,只是她的人品不是这一种女人而已。有几分姿色和美貌,男孩子见了都会多看她几眼,她的父母是在乡下端芬生活而已,她们的生活不算差,一家9口人,有爷爷和奶奶、父母姐妹弟,父亲还做了点儿生意,家里还务有几亩良田,听她说:“是在镇上做一些零食小买卖的生意,生意有爷爷和父母看管,生意也不太好,在镇上也没有什么特别,只是到了市集那天生意才会好一些,生活上还是过得很踏实的。       丽雅对着李彬笑的那么灿烂诱娇,敞出一丝迷惑感,性感的外表和她那嫩白的肌肤色,用手机拍照的镜头更加贴近他和吸引着他,有一种幻影让他感到自己很自豪,能够认识到这么美丽的女孩子,天真无暇的个性,使他从心里更珍惜这一段感情。     开心快乐的时间很快就过去,海边度假期令他们赏试到日子的享受,吃过早餐,大家都很快地回到海边,海边的浪汹涌澎湃,黑色的沙滩浪漫,玉河、丽雅和红姗几位都在沙滩上玩耍,他们在用沙做玩意,堆城堡,像青春激浪花样的年华,风驰形影,感叹的话语较陶醉人,令你在这浪漫中形影不离地伴随着这丽影。     海边拾海螺和海贝壳,形成浪漫和快乐笑声四喜的一对浪漫情侣,玉河和凯伦在雷小婷帮助拍照,韵律余生相许,生辉微翘的苗条身姿,虽然不算很高,但性格温纯简朴,不爱打扮,给人一种很自然的形象,相片也很清晰清秀,令凯伦对她倾心委婉可亲。     海浪的呼声长绵,浪声涛涛,小婷从他们那相亲近中看到他们感情很亲密,拍照相片的时候小婷用微笑羡慕不已,叫他们两的身材靠近一点。这样比较有亲近感。     这时候,丽雅和李彬在离他们很远的地方大声呼叫凯伦他们,叫他们一块儿过去,他们那里有好的东西让他们看,这很奇妙吗?玉河拉起凯伦的手往丽雅那里奔去,海滩上留下他们一个个脚印,像似刻印的很清晰 ,海水涌来时,脚印渐渐地被冲的模糊起来,游客们有的大人小孩子在放风筝,奔跑在沙滩上,开心伴随这一刻。     玉河抬起头往天那边看去,看见李彬用手牵着一只风筝在远远地飞翔着,舒展着风筝更加远那么渺小,像似与蓝天白云接近,这一片海滩没有海鸥,令人感到奇观异景的是他的沙是黑色的,连海水也成了黑色一片,从远处观望,一个海湾都成黑色的倩影。      风筝飞得很高,凯伦和玉河也买来了一只风筝,风筝都很硬朗,是一只猎鹰的风筝,会颤动自由摆动的翅膀,迎风,把它放起时,顺着海风飘荡起来,线是很长的轮轴,渐渐地越来越高,一边放线风筝一边偏偏起舞。时而下去时而起来,一荡一样的,领凯伦他们开心快乐,想不到放风筝是那么令人有趣的事情。     小婷笑着说:“你们都在有的玩,我自有自己一人玩,我也去买一只鹦鹉风筝。”       

    2017-04-21 21:42:56 作者: 芙瑢 来源:原创长篇小说
    • 0
    • 6163
  • 打工的故事 第十三章 海边的快乐,一留红尘陌上迁

        红彤彤的朝霞笼罩着整个黑沙湾,很多人的脸也红了,海水倒影牵带着红色,使海水也成红色的了,海水在一阵阵地冲刺着沙,留下的脚印被海水完整地埋没,很多人都目视着太阳出来的天边,海天一色,平地一线,令这景观迷人和一些诱惑感至深,恋人们牵着手在海边共同夙愿和祈祷,祈祷他们有着共同未来的愿望牵至着这一段情感,祈求天长地久,与生俱来或许曾经拥有过的旖旎美丽观海日出的早晨,海水在他们的脚下趟过,脚步人生留下一丝丝翰墨的细语,恋爱能否成为现实中的一部分,人生拐角处,相遇,莫让世俗红尘流逝。    缠绵的朝霞渐渐地露出了笑脸,红红的大火球从天边与海或成一片冉冉升起,令人感叹不已,这时候海边一片热闹景色更加多人煦煦扬扬,有的大叫起来喊着这壮观的景色怡人,有的用照相机拍照这一幕难忘的美景,观赏的人渐渐多起来,景色吸引着海边的游人,手机的闪光灯没停过,都留下了日出的美景。    观赏完海上日出,开心的凯伦和玉河还有几位李彬、王旭忠、红姗等等都离开了海边沙滩,准备到街上去吃早点,阳光渐渐突破了朝霞,大地上万物都变得倩影,海边的天空令人感到霞光辉照。    街上人群渐渐热闹起来,他们个个心情舒畅,徘徊着,开心不已,车都停满在街边的两旁,气氛非同凡响。    王旭忠这时说:“我跟大家有个建议,我们不如去店面那里的大排档,那里吃东西又实惠,虽然没那么高档次,但对我们来说是最好不过的了,大家可以喜欢喝什么都可以,喝啤酒也行,还有新鲜的海鲜吃,大家跟我一块去。”说完就拖着李彬的手臂往前走。    红姗走过来说:“阿忠,你可说好了哦,不是又要到昨天那间去吧,太差劲了。”    阿忠回话说道:“连你都不相信我,当然不是,比那家还隔很远的,只是不是我请大家的客,实行AA制而已。”    李彬说: “你要讲好啊!要不然大家优惠上你的当了,专门点我们往黑路的地方走,这样的话,当然要非得你请客不可。”         这样一来,王旭忠的心有一些矛盾起来,快快说道:“ 这么说那你们那注意好了,我就不提建议了。”     这时玉河、雷丽雅、雷小婷彼此互相对视了一会儿笑着说: “ 要不这样吧?我们一起过去看看那里味道怎么样,然后再做决定吧?”    凯伦说道:“那就这样吧?我们一起去看看再说,大家都这么吓唬阿忠,这怎么行呢再说他也只是给我们大家一个建议而已。不要难为他了。”    说完了话,大家都跟着阿忠一起来到另一条街上,只是这街不像街,而是一个煮早餐和也有一些早餐卖的,远远看见有很多人都是在厂里或者有些村民们都坐在那里喝茶吃早餐聊天的人在天里面坐着,都很多坐满桌了,也许煮的东西好吃,有的村民还打包回家去。    这里的店好像很干净,打扫的卫生很整洁,不久也看到有几位外国的朋友来买早餐,也许在发电厂里的一些东西他们吃腻了,想换一换自己的口味,也就另有他们自己的选择了。     凯伦看到这里,心里想到这些,这些外国朋友,他们都在中国这里工作,西方国土吃的和住的,都有不同的差异,生活方式都有明显的距离,他们以此为自己的家,自己的国家,他们的心都是有着一种信念,就是为了生活即使是再远,他们的生活还是那么的快乐,他们在超市里买东西也没有那么的挑剔,只是对生活依然不分你我,快乐还是那么的快乐。没有别的选择。    想到这里,凯伦的心有一些茫然,静静地呆望着煮早餐的这位年青的师傅,玉河都为大家各自点了自己的早餐,有的喜欢吃吹米粉,凯伦吃云吞面,李彬吃吹云吞。    师傅说:“请你们都坐在那张桌面上等一会,我们做好了,端过去给你们。”    都坐在那里等待。李彬问王旭忠说:“你和饮料吗?喝奶茶吧?好吗?”    王旭忠回话说:“好吧?就一瓶鲜奶吧?”李彬让了一个手势,叫师傅过来,要两瓶鲜奶,给我们。李彬看到王旭忠这么爽快,建议挺不错的,本来李彬想是去喝早茶,没拿定主意,心里也就没说话。    这时请客是AA制而已,只是都有自己的女朋友,太自私的话,好像是对自己的女朋友有所失礼了,李彬这事也就叫再要一瓶鲜奶,一共三瓶,请王旭忠喝一瓶。李彬没多说话,王旭忠也就没再问他。    香喷喷的早餐很快都端上桌面,大家都准备动筷吃起来,这间餐馆不错,闻到这早餐挺香的,李彬对大家说:“王旭忠的建议太令我们大家满意了,他很有眼力,令我佩服。”    互相窃窃私语,在说一些自己的话,都谈了假期过后,会有一些打算,彼此之间,也说说工作中的事迹,红姗最讨厌她们办公司里的那位老梁了,平常都爱唠叨,专门用一些瞎话戏弄我们办公室的沫沫,沫沫是四川妹子,她说的一口流利的普通话,性格很好,工作认真,肯吃苦,我们都互相帮助,说其实,老梁还是一位老光棍,都三十的人了,还没成家,让公司里的的女孩子笑话,经常说他的坏话,不止这些,有时候他还经常做错事,还被经理批他呢?说他工作不认真,专戏弄女孩子…….    王旭忠对她说:“以后你少跟他这种人说话。”    红姗说:“谁会跟他这种人瞎扯。”    大家都把拇指头对着王旭忠赞好!说他精明,有建议,太好了! ……    凯伦这时大声问了店里的师傅,请问师傅,你们这里也做饭卖快餐吗?    店师傅说:“那当然做了,只是你们打算来这里开饭吗?”    凯伦说:“是的,所以想问问你。”    老师傅说:“那好吧?请问年轻人,你们打算开餐的有几位。”    凯伦说:“老师傅,请你帮我们开7个饭吧?”    老师傅说:“好吧?那就给我们拿7个人吃的饭吧?到时候,我们午饭来这里吃。”    红姗接个话追问:“老师傅,请问你们这里有汤送吗?”    老师傅回话说:“有汤,只是有几样汤。”    红姗说:“有什么汤。” 老师傅说:“有猪骨头汤、冬瓜猪骨汤和用上好的炖汤,只是炖汤要收钱的。”    小婷插话说道:“那我们到时候来吃饭再说吧?”   玉河用眼睛看了看小婷,笑了说她,不错,这是你最机灵的地方,说完便竖起大拇指赞小婷。大家吃早餐,也许是肚子饿了,听到吃起来的声音吸进嘴里的那滋味,津津有味。这些汤水都是由猪骨汤做出来的云吞面。王旭忠对大家说:“都好吃吧?我没骗大家吧?你们应该谢谢我的好主意。”   大家都给他一个赞赏!   这时王旭忠的脸上笑的只见牙齿不见眼了。   早晨的时间很快地转到8点多钟,今天是假期的第二天,时间过得真快,吃完早餐,都开心地离开了这家小店,已经和店老板商量好了,今晚来这里开饭,老板的话语挺爽快的,打折和优惠的午饭,令大家都很开心,离开了小店往海边走。   凯伦他们买好了一些饮料和吃的食品,太阳在天空上,渐渐变得乌云密布,像是想下雨,感觉海风吹得很大,让这一切更加贴近,李彬说:“我们打算大家今天都想静坐于海边吹吹风的感觉,用椅子和搭一个棚,大家尽赏好好享受这一刻的海边生活。”   领悟和聆听一下这种海浪与人生的感受如何?大家异口同声都开心答应了。    

    2017-01-26 23:10:49 作者: 芙瑢 来源:原创连载小说
    • 0
    • 6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