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原创 > 小说·故事·奇幻

小说·故事·奇幻

  • 为欺而生

    黑暗中出现了一个小白点,白点的两端延伸出了细线,然后细线又慢慢地向上下开始两端扩张,一片白色占据了我的视线,几秒后,模糊的视线变清晰了,白色的画面是记忆中不曾见过的天花板。我在哪?我伸出了手,摸到了玻璃一样的光滑的墙壁。我在睡眠舱?我说:“打开!”透明的曲面墙壁开始向上移动,我坐了起来,仔细地环顾周围的一切。白色的墙、白色的桌子、白色的机器人、白色的床,就连我身上穿的衣服也是白色的。视线中有种说不出的异样感,我是睡了很久?不过单凭这些所看到的,我推断出,此刻我是在医院里了。“302号病房患者已苏醒,现在开始呼叫医生。”站在我旁边说话的是一个有着八个机械臂和45寸显示屏的机器人,我还能从它的屏幕上看到“正在呼叫中”的字样。我闭上眼睛开始回想,繁华的街道、密集的人流、女友的笑脸、从天而飞来的飞船、爆炸、火焰、流淌的红、逐渐模糊的黑……嗡!一阵响声把我从画面里拉了出来。一个想法涌现了出来,我和女友遭遇意外了!“我女朋友林希呢?她没事吧?”我紧张地询问。“对不起,暂无资料。”你是什么破烂啊!情绪激动一番后,我开始冷静地询问其他有用的信息。“那我昏睡了多久?”“对不起,暂无资料。”“我的探访名单上有什么人?”“对不起,暂无资料。”“怎么什么都没有?我不是在这里住院吗!”“对不起,系统正在更新中,不便查阅资料。”“不行,我要去问别人!”我做出要下床的姿势。“对不起,你不能下床。”机器人用它的八臂企图阻挠我。“你滚开!”林希,千万不要有事啊!叮咚!身份识别成功,请进!一阵语音从门口那里传来,然后门就像旧式电梯那样,两边开始收开了。一位身穿白色衣服的中年男性走了进来,他应该就是我的主治医生了。“医生,我女朋友林希怎样了?”我急切地问。“放心吧,没事,我已联系她了,她在赶来的路上了。”听到后,我的心立刻平复了下来。她没事,太好了!啪啪!突然响起了敲门声“何笙!是我!林希!”叮咚!有访客!医生说:“开门!”身份识别成功,请进。门一开,林希就飞奔地跑到了我的床边,紧紧地把我搂住,她的身后还有她的父母。“太好了,你终于醒了。”她说话时,热泪不时地滴落到我脖子上。我的眼睛开始模糊起来,我说:“让你久等了,我回来了。”“我们回家!立刻回家!”后来,我得知我原来已昏迷好几个月了。醒来几天后,医生说我身体状况良好,就让我出院回家了,他还给了我一个手表电话,说是会定时监测我的身体数据,并发送给医院。还有,据说是医院里的机器人会定期帮我做身体运动,活动我的关节与肌肉,所以这几个月里我并没有肌肉萎缩的现象,现在很快就能下床行走了,就是身体还会有一种出奇的轻快感,想必是自己的体重轻减了许多的缘故吧。家里的话,什么都没有变,依旧是熟悉的样子,就是有点蒙尘,看得出是缺乏经常性的打扫了,没有明显的生活痕迹。想必我不在的时候,林希应该是过得很颓废吧。而林希的话,可能是真的受了很大惊吓吧?总感觉她变了许多,没有像以前那样注重打扮外表了,有时候还会看到她顶着乱糟糟的头发在屋子里走动。但是她却比以前更加地在乎我了,性格也温顺了许多,每天都要时刻依偎着我,围着我转。有一次半夜,我去厕所方便的时候,她竟然醒来,然后满屋子地找我!应该是过度紧张了,再过几天应该会好的。我看了看手表,这个点应该吃饭了。我打开门,一眼就看到了林希。“你站在厕所门前干什么?”我疑惑地问。“没什么,我做完事,就在这里等你。对了!可以吃饭了。”“林希,我觉得你太焦虑了。放心吧,我不会再离开你的。”我顺势从她后背抱住她,亲吻她的耳垂。希望她能安心一点。“嗯嗯,去吃饭吧。”“……我国的神舟50号太空飞船已成功登陆银河系深处的“超级地球”并正在降落点建立生活基地……”画面的光是从桌子上的小球发出来的,而此时我和林希正在坐在桌子旁边吃饭。所谓的超级地球是指那些环境与地球类似,但质量要大上好几倍的行星。我看着墙壁上正浮现的画面,不禁想起了以前学到过的科学知识。嗡!脑中又响起一阵响声,每次一想起以前的事,我就很容易耳鸣、头痛,看来我可能是留下后遗症了。我捂着额头,看向林希,免得她担心我的病情。可是我发现,她正在停下碗筷,目光无神,一动也不动的。“林希!林希!在想什么呢?”我一边说,一边摇着正在发呆的林希,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她都会经常发呆。“哦哦!没什么,我想点小事入神了。”说完,她便低下头,开始吃饭。“对了,我们明天去一趟我娘家,让我父母好好地看看你。”“确实了,出院好几天了,是应该去看一下长辈们了。”更何况,这两老还愿意让女儿等我这样一个曾经的植物人呢。晚饭过后,林希就去洗碗了。而我就拿起了桌子上的小球跑去客厅里看电视。“打开电视。”墙壁上开始浮现画面,也是刚才的新闻频道。“下个月,在西藏的珠穆朗玛峰体育馆将举办人类命运共同体成立100周年纪念晚会……”世界是普遍联系的,没有国家是孤立地发展的,现在的社会结构是很好地印证了几个世纪前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我和林希也去看看吧,我们自己开飞船从广州过去,应该不到半小时吧。我坐在沙发上,一边思考一边对准画面上换台标志的位置,用手在空中划过,切换其他频道。“今天早上,我国与Y星正式签订外交条例,中国将成为地球首个与Y星建立外交关系的国家……”怎么还没有我最喜欢的科技频道?我不停地用手划动搜索,直到出现科技频道。“智能仿真机器人已上市数月,顾客反应热烈,该产品运用大数据技术将人脑信息化为电脑信息……”大数据其实并不是单指庞大的数据,也包括其指对数据的处理方式,在某个范围里对其所有信息进行专业化、有意义的处理,从而推算出较为精准、有用的分析结果。我们国家好像是2015年的时候提出发展的,如果没有这个的话,应该就不会有那个帮我做肌肉锻炼的机器人了,而现在的我可能还下不了床。林希洗完澡后,也走了过来和我一起看电视,她静静地依靠在我的旁边,紧紧地抱住我的手臂,我能闻到她身上熟悉的洗发水香味,只是她没有像以前那样习惯性地和我抢电视频道。这都多少天了!她还是没有变回以前那个熟悉的她,现在的她总是有种莫名的陌生感。我忍不住玩味地说:“何太太啊!你现在是不是有点太温顺、太乖巧了!”“怎么?何先生,你不喜欢?”她也用我一样玩味的语气地说,这一点她倒是没变,还是那么配合我。“喜欢是喜欢,但我不太习惯你待我那么宠。”她用手拍了我的头一下地说:“要求真多!你信不信我像以前那样每天都来抢你电视看,早点洗澡睡觉吧!明天还要去我爸妈家,我先回房啦!”说完,她就起身走回卧室了。应该是我多虑了!她还是她!我关掉电视后,听话地走去洗澡了。回到卧室时,林希已经盖上被子睡觉了。我爬上床,躺倒她的身边,看了看林希一眼,发现她居然在睁着眼睛!而且眼睛里是那一种毫无灵魂、毫无生气的眼神。我用手在她的脸上比划了几下,她全无反应,我的手特意地靠近了她的鼻子,能明显地感受到她的鼻息。梦游?梦游是一般是发生在儿童身上的,在成人身上的话,第一可能是家族性遗传病,但我确定林希肯定不是这种。第二的话,是由于白天时候人的过度紧张与焦虑所导致的,看来林希应该还是没放松下来,让自己的精神出现了点问题,明天去问一下林希的父母吧,我不在的期间,他们对林希了解比较多。我伸出手去摸她的头,梦游是一种深度睡眠后才会有的行为,虽说叫醒她不会对她造成什么不良影响,但是还是不要打扰她好了。我用手合上了林希的眼睛后,自己也躺下,开始睡觉。然而,在何笙睡后不久,林希又睁开了眼睛,里面依旧是那种毫无灵魂、毫无生气的眼神。第二天,我们早早地就去林希父母家拜访了。伯母依旧是那么热情,炒了一桌子的菜。反倒是伯父就显得冷淡了许多,以前总会在饭桌上和我谈天说地的,而今天的他就安静地有点奇怪,是因为有过要放弃我的念头,所以在愧疚?是觉得我身体可能变差了,有后遗症了,所以担忧林希的未来?还是在照顾我的精神,不让我思考太多?又或者是他物色到了更好的人选,想撮合他和林希?一时间,很多种想法充斥着我的头脑。嗡!不行!想太多了,我又头痛耳鸣了。为什么伯父会这样?林希可能知道点什么吧?我看向林希,想用眼神示意一下她。但发现林希又在发呆了,目光空洞无神的样子。我说:“林希!林希!你怎么又开始发呆!你是不是精神不太好?”不知道是不是我声音过大了?这时我注意到伯父伯母露出满脸惊异的神情,他们看了我,又看了看林希,接着又互相看了一眼彼此,眼神游离不定,有种说不出的诡异感。难道林希真的是有病?而且病得很严重?伯父伯母也知道了?林希反应过来:“呀!我又出神了,没事,没事,可能我就是累了。”好像是故意为了掩盖刚才奇怪的反应,沉默的伯父开口问林希:“林希,你们最近两个过得还好吗?特别是何笙,他有什么不适应的地方吗?”说话时,眼睛还下意识地瞟了我几下,透露出某种小心翼翼。一定是有什么事情!想问我的身体状况,为什么不直接问我?“没事!我们过得很好,何笙身体也恢复得很好!我觉得我们比以前更相爱”林希回答道。“嗯嗯,林希变得温柔很多,我们现在整天都黏在一起呢。”“哦哦!那就好!那就好!”谈话开了头,后面吃饭的气氛慢慢地好了许多,没有先前的拘束感,伯父伯母还坚持要求我们留宿过夜。晚饭过后,我们全部人一起呆在客厅里看新闻报道“我们的机器人是根据模仿对象而量身定做的,各项数据与真人都是高度相近的,当然我们还在试验阶段,所以机器人会经常出现点小状况,比如说停机之类的……”此刻的我无心钻研新闻的内容,因为我在想着林希。去找伯母问个清楚?可是看刚才的情况,应该不行!伯父说:“何笙,你跟我出来一下,我有点事和你说说。”咦!难道是要告诉我林希的事?我跟在伯父的后面,和他一起走到阳台。“你以后每周都带林希过来我们家。”“嗯嗯,好,林希会很乐意的。”对她的病情应该会有点帮助吧。“没其他事了,你回里面去吧。”这就结束了?“对了,伯父,我感觉林希有点奇奇怪怪的,你说她会不会是紧张过度,影响神志了?”“有吗?你多心了,我们做父母的没察觉到什么奇怪的地方。”“但他会像刚才那样经常发呆,晚上还会梦游,还有……”“好了好了,你有种乱想的闲心,不如多陪陪她,就算她真的是有点问题,你以为她这样子是谁造成的?”看来我是踩雷了,惹伯父生气了,还是先走为妙。“那我现在就回去里面。”我转身回头,留意到墙边有个影子。我刚要走近时,影子就消失了。有人在偷听?看来我是对的,事情没那么简单,他们到底在隐瞒什么?我在走回客厅时,经过伯父的房间时,我看到了门没关。或许我能找到什么?我偷偷地进入房间,我扫视了房间一番。桌上的一本蓝色的册子很快地吸引了我的注意,这明艳色彩,颇有考究的风格,明显与房间格格不入。尽管上面有指纹锁,但封面金色的字样格外地醒目。智能仿真机器人使用手册!我点开手表上的按钮,搜索仿真机器人相关的资料。……一般机器人主要是为了服务民众才诞生的,它们的系统会根据服务对象的喜好,做出令顾客满意的言行……但我们的仿真机器人不同,它完全根据模仿对象的思考模式进行行动……它是为了模仿与欺骗而生……不仅是在欺骗他人,也是在欺骗它们自己……一瞬间,许多画面我脑中不断地涌现。蒙尘的房间、林希的异样、新闻、机器人、梦游、发呆、伯父,这些画面在我脑中不断地切换,切换,切换,仿佛都在告诉我一个事实。林希不在了。林希是机器人!林希死了!林希死了!嗡!一阵响声想起,带来了黑色,吞没了声音,也吞没了世界。过了一会,林希的父母走进了卧室。“是不是没电了?”“应该不是,可能是新闻上说的小状况,毕竟是试验品。想不到,机器可以模仿得那么相像。”“不过,刚才吓死我了,它居然正在吃饭的时候,就无缘无故地不动了。林希也是,突然就跟着发呆了。”“那应该是林希在自我保护吧,可能在他们家里出现过很多次吧,可怜的傻孩子。”“它是发现了吗?”“嗯嗯,我看了看我的手表,发现它正在浏览仿真机器人的资料,唉!怪我没有关好门。”“等到这个机器改进了,相信就可以代替我们好好照顾林希下辈子了”“我们也是没办法,林希一直不肯接受何笙去世的事实,每天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趁现在方便,我帮它充一下电吧,不然就要等下一周了。”“嗯嗯,你去吧,我看看使用手册上哪里有重启的方法,还有删除记录的方法。”两位老人忙前忙后,而只有何笙正在呆呆地站着,脸上满是惊恐的神情,一滴泪水还停留在眼角下,没有向下滴落。

    2020-08-08 22:31:38 作者:何金昊 来源:青年作家
    • 0
    • 7
  • 车来了(征文)

    2020-07-23 10:41:21 作者:兹牧
    • 0
    • 3168
  • 画与少年(征文)

    一整个的夏天我都是呆在教室的角落里默默地刷题。白天和黑夜被学校的作息制度分割得明明白白,高考的生活变得简简单单,刷题、吃饭、睡觉一切都按部就班地轮流着。我从未想过生活会有什么变化,大概就是努力努力再努力考到大人们口中一直劝勉的985、211,然后再重新按部就班的生活吧。有时我感觉自己和身边的人是那么的不同,她们恋爱、追星、美食活得七彩斑斓。而我就像教室后墙的白墙,被刷得灰白灰白的,没有任何的色彩点缀,生活过地一清二白。都高三了老师还要我们画黑板报,说是鼓励大家为了高考而拼搏。可我就坐在最后一排,黑板报就硬生生地钉在我后面。人来人往地画黑板,免不了我要遭殃。即使不被叫帮忙,也会被画黑板报的人儿们各种打扰。可出乎我的意料,画黑板报的居然只有一个男孩。据说是班里人都嫌麻烦,要读书不肯画,但又不敢反叛老师,左右为难之下一个男生站了出来。这个男孩叫苏泯,名字文雅斯典,可成绩却一塌糊涂班上垫底。但他看起来并不怎么担忧整天活泼开朗,元气满满。像日本电视剧里的那种老好人角色,说实话他还真的挺适合画黑板报的,毕竟他看起来是班里最闲最不认真读书的那个。好在画黑板报都是在周末夜自习,周末的夜自习大部分人都已经回家了只剩下寥寥几人。我的家太远,没有三天以上的假期难以回家。就只好周末乖乖地在学校读书了,反复的刷题让我感到时间的漫长,宇宙也在为我按下慢进键缓缓地转动着。事实上,我每一天都想离开这里去远方,去大城市里享受书里经常会写到的灯红酒绿、城市烟火,看看上海的百年租界是否变了样。画黑板报的男孩还真有点出乎我的意料,不仅画得不错,还用上了水彩。起初我总听到后面有奇奇怪怪的笑声,回过头来发现这小子边画画边笑地很开心的样子。我第一个念头是感觉这个男生是傻子,该不会读书读傻了吧?高三的压力把他给压傻了?我担心这个男生会做出啥怪异的行为,我回过头担忧地看他画的画。出乎我意料之外,这小子画的画还挺好看的。画的是一个很出名的动漫,我记不大起来,是几只很可爱的兔子穿着服装各异。有穿着军装的,有穿着超人服饰,也有古装范等等。但都无不显出一股可爱又向上的活力气息感,这无疑是在鼓励我们。他看到我在看他的画,露出了开心的笑容。他的校服上全是油彩的颜色,脸上也有一些颜料。这张涂有一些颜料看起来傻里傻气的男孩还挺好看的,最重要的是给人一种单单纯纯、干干净净的感觉。“你脸上沾颜料了,赶紧趁它还没干去洗吧,要是干了就很难洗的。”我指着他脸部的油彩对他说。他摸了摸脸,笑了下说:“没关系,画还没画完,快要完工了,现在不画完,就没时间画了。”真是傻里傻气,干起活来还要这么善良。可这还没上颜料的画还这么多哪是一个人一天能搞定的?好吧我也被良心感染起来帮他了。画画天赋不好的我,只会东涂西歪。把原有的画都破坏了美感,变得不明不白的。早知道我就不帮忙了,可都已经动手了就没退路了........男孩看到我笨手笨脚不知所措,过来耐心地指教我画画。“画画,其实需要耐心不能急躁,颜料要慢慢地涂,涂厚一点画才好看。”他一边慢慢涂给我看,一边耐心地讲解道。“原来画画这么需要耐心,你以前学过画画吗?画地挺不错的。”“还好吧,我没学过。小时候看到别人画画好看,就模仿他们画画。单纯喜欢画画,画起来感觉挺开心的。”“你那么喜欢画画,那你干嘛不去做美术生?”“家里不大希望我去做不三不四的,而且做美术生要耗好多钱,我家也承担不起。”“也是,美术生要花好多钱,但美术生也不会不三不四吧。”“哈哈,总会有天可以找到你喜欢的生活的。”这么一个垫底成绩的小伙子居然有这么乐观的精神,人真是不能以学识来衡量。就这么画到夜晚,总算是完工了。回过头来发现教室里的人都已经走完了,已经快到教学楼熄灯的时间了。“对了,你吃晚饭了吗?”我边收拾着东西边问道。“没有,一直忙着忘记吃饭了,你也应该没吃吧?”“嗯,好像我也忘吃了.......”“带你去吃夜宵,学校后门那边的面馆十二点都开的,他那味道贼好吃。”我摸着充满饥饿感的肚子也忍不住想吃东西,刚想继续收拾东西突然眼前一黑,是教学楼到了熄灯时间了。“你看得到吗?叶可毓?”他在黑暗中呼叫着我的名字。“慢慢等眼球适应黑暗吧,很快我们就可以看到月光的,苏泯。”我在黑暗中回应道。月光一点一点浸入我们的视野,慢慢地我在黑暗中看到男孩俊俏的脸廓,略显成熟的菱角还善存一丝稚气。那一份稚气和淡淡的成熟没想到让我很多年都没能忘掉。“走吧,再不走学校就要关门了。”苏泯催道。来到学校后门的面馆,居然还真的在营业。点上两碗牛肉面,等那缓缓飘来的香味不禁沉醉。深夜美食真是香啊!令人享受。当我开始慢慢品尝时,对面的苏泯已经快要喝完汤了。我的天,着速度也太快了吧,他就不怕烫吗?“呼~我感觉又活了!”苏泯喝汤之后大舒一口气。“呐,为什么大家都不想画的黑板报你为啥要一个人接下来画?”我不知不觉地问道,连我也没发觉到我会这么说。“单纯喜欢画画吧,从小到大班里的黑板报都是我画的嘻嘻。”苏泯干脆地露着牙齿笑着回答道。“你还真是单纯,那你的成绩呢?班里那么倒数,很难上大学的。”我继续问下去道。“慌啥呢,慢慢努力怎会达到你想要的生活的,一直担心着自己考不上大学反而会越来越睡不着觉。大家不都说嘛高考不是唯一的路呢。”苏泯依旧淡定地说道。“你还真是无药可救,哈哈哈哈”我边吃面条边噗嗤地笑道。“有啥好笑的.......”再回学校,大门已经紧紧得关上了。这时候叫保安给你开门是会记过的,我慌张地拉着苏泯说:“难道我们今晚要露宿街头了?”“哈哈哈哈~瞧你那紧张样,跟我来。”苏泯嘲笑着我的胆小,拉起我的手跑到学校的一个围墙。“难道你要我睡这里?”我皱起眉头逼问苏泯道。“书包给我”苏泯边说边拿我的书包我还没回过头来他把我书包和他的书包扔到墙里面去。“想啥呢?翻墙呀!”苏泯对着我的满脸疑惑说道。“这么高的墙我怎么翻呀?”我指着那高度对着苏泯骂道。“怕啥,有我呢。”说着苏泯往后退几步,然后对着墙壁冲刺。只见苏泯一只腿往墙上用力一蹬,两只手抓住了围墙的顶端,然后慢慢往上爬,居然爬上了围墙。“我去,你会轻功呀?!”我在旁边目瞪口呆。“老翻墙高手了,你等会。”说完苏泯跳到了墙的另一边,过一会儿居然拿过来一条绳子。  我抓着绳子也成功的回到了学校,感觉我就像个盗窃犯样偷偷摸摸回学校。可要想不被记过,这确实是个好方法。“居然还有绳子,看来你们肯定经常团伙作案。”我诙谐地吐槽道。“哈哈,可还行,偶尔溜出去玩玩。”苏泯笑着回答道。“校道的灯都快关了,我送你回宿舍吧。”苏泯看着前面依旧一片漆黑担心地说道。走在安静,黯淡的校道,不知道为什么,我们都没有说过一句话。沉默如夜里的星光,无言却又辉映入心。“就送你到这里吧,宿管阿姨还亮着灯,别等她睡了就进不了宿舍了。”苏泯把我送到女生宿舍楼下说道。“等等!”我叫住了即将要离开的苏泯背影说道。夜色里苏泯回过头,轻淡的月光映照他一半的轮廓,我看不清他的表情。“苏泯,你想过谈恋爱吗?就是.....就是两个人一起前进,互相影响变地更好的那样子......”我紧张地慌乱说道,清晰地感觉到血液从心脏涌到脖颈上。苏泯停顿了一下,慢慢地说:“没怎么想过,但我觉得总有天会遇到那个她的吧,快回宿舍吧,好梦~”。苏泯很快消失在了黑暗里。也不知道,他是在拒绝我还是不明白我说的是什么。那天晚上我迟迟睡不着,满脑都是这个笑地憨憨的男孩。高考的日子越来越近,大家也越来越沉浸于学习。我每天都在忙着刷题背单词背书,男孩的身影一时被我遗忘。高考过后,我才发觉那个单纯的傻小伙去哪了?最后离开学校的那天,我回教室收拾东西,看到他一个人在擦那些黑板报。真是一开始他一个人画,最后也是他一个人处理。“还擦啥,留给学弟们不好吗?画的这么好看。”我走上前帮忙说道。“学弟学妹们会画出更好看的啦,再说只有他们才能画出适合他们的。我这过路的人儿还是擦除比较好。”苏泯依旧轻淡地说道,好似他从未在这画画过。生活就这样一直前进着,高考很快过去了,我上了自己一直想要考的大学。苏泯也成功逆袭了自己的学渣人生,踏入了本科线还过了二十多分。我心里感到高兴,努力真的可以过上你想要的生活。后来的苏泯也一直在做着自己喜欢的事,一直在努力过想要的生活。那个单纯的少年一直在成长,却从未脱离过最初的模样。记不住我没关系,但我祝愿你的前途不断地发光吧,我心爱的少年。大学组 华南农业大学珠江学院 作者张东濠

    2020-07-09 01:33:25 作者:姜还是冻的好
    • 0
    • 1272
  • 小山东子画谜

    (小小说)画谜作者:小山东子台北举办亚洲百年美术展,《联艺报》主编派实习记者黄正旗前去采访。黄正旗有点忐忑不安,他没有一点采访经验,不知是否能完成主编交给自己的任务。黄正旗拿到的画展宣传资料,上面着重介绍了台湾四位著名画家,他们分别是李奇茂、胡念祖、孙家勤及李庭天。前三位画家,黄正旗听说过,李庭天是何方神圣不知道。出于好奇心,黄正旗向别人打听,李庭天的画作,挂在哪面墙上?有人用手指向馆内的西北角。来到西北角,黄正旗见前面围着一群人,原来是两个人在吵架,其中一个身穿医生大褂模样的人,他左手揪住一个矮胖子骂道:“有故事的动物就是人,没有故事的人不如动物,我说这话不对吗?”矮胖子争辩道:“你干嘛,冲着我说这两句?”那个医生回骂道:“因为,你是动物。”周围的人听了,他们皆开心大笑。这时,过来几名保安,把那个骂人的医生给带走并交给了警察。回到报社,黄正旗把画展中的骂人事件写了一篇报道,交给了主编。出于鼓励新人的角度,主编签发了那篇写得乱七八糟的报道。骂人报道上报的第三天,有一个男子打电话给报社,说他想知道骂人者的单位、住址及电话,同时,他说想刊登一篇寻人启事,然后报料一个大新闻,是关于已逝著名画家李庭天的。主编不知是真是假,他派黄正旗联系那个报料人。寻人启事刊出后,有几个陌生人来到报社,他们分别向黄正旗作自我介绍:我叫顾大卫,律师,为画家李庭天的遗嘱执行人。我叫梅丽雅,会计,我知道遗嘱存放在哪家银行的保险箱。我叫何文东,花匠,我拿着保险箱的钥匙。我叫石庆发,司机,也就是报料人,我知道画谜,也就是知道谁可以继承画家李庭天的遗产。黄正旗听了,他是一头雾水。从警察的电话中得知,骂人者叫钱半文,因为他交不上罚款,被改为拘留十五天。众人来到拘留所,向警察说明来意,并呈上了法律文书。两名警察把钱半文从羁押室领出来,顾大卫让他在法律文书上面签字。钱半文签完字,顾大卫紧紧地握住他的双手说:“钱先生,我恭喜您继承了上亿财产。”听了,钱半文伸出左手一把抓住顾大卫的衣领怒吼道:“有故事的动物就是人,没有故事的人不如动物。”钱半文突然怒吼,把顾大卫给吓了一跳。这时,有一位警察问众人:“请问,这是怎么回事?”见警察问,石庆发接话道:“画家李庭天,出生于民国三年,字山民,号南海居士,擅长画动物与人物,终生未娶,在山里过着隐士生活。有些记者,为了能够采访他,在报纸上撰文,对他的画作大加赞誉,堆砌了一大堆溢美之词。可是,那些记者们,其实并不懂李庭天的画作,这让画家很伤心。临终前,他立下遗嘱,把自己的财产,留给一位能看懂自己画作的知音人。几天前,我在报纸上发现,李庭天画作的知音人终于出现了,他就是在画展中骂人的钱半文。”说完,石庆发示意顾大卫,让警察看一眼遗嘱上面的遗言。警察接过来,遗嘱上面有一段话是这样写的:人生在世,不管你从事什么职业,当好人,还是做坏人,一定要成为一个有故事的人。一只猫,一只狗,如果有故事,它们就会变成人,而没有故事的人活着毫无意义,还不如动物,这就是我画人物,画动物的毕生追求。忽然,拘留所的大门前,传来一阵救护车“呜~哇,呜~哇,呜~哇”的鸣笛声,紧接着,有几名医生和护士冲进院内,他们向警察介绍说:“警官先生,我们是博爱医院的医生和护士。几天前,我们医院的一名精神病人,他偷了一件医生的白大褂跑了出来。我们从报纸上得知,他在你们的拘留所里。”听了,警察问:“你们的那位病人,叫什么名字?”医生和护士还未及回答,就听楼里面有人怒吼道:“有故事的动物就是人,没有故事的人不如动物。”“警官先生,就是说话的这个人,这两句话,是他的口头禅。”说完,几名医生和护士,冲进楼里,在几名警察的帮助下,把钱半文给押上救护车。在救护车内,钱半文仍然在重复那两句话:“有故事的动物就是人,没有故事的人不如动物。”听了,石庆发扭头看看众人,众人皆不言语。忽然,顾大卫怒吼道:“有故事的动物就是人,没有故事的人不如动物。”   作者简介虎人,九龙头,伊莱月亮,伊莱太阳,中文名:张文波。日文名:小山东子。英文名:EliMoonSun。1962年6月6日,阴历五月初五,出生在中国吉林省长春市朝阳区。登记户口时,填写的为1962年5月5日。冰山语之父,洋葱词之母,幽默暗恋小说,冰山洋葱电影的开山鼻祖。笑经、熊诗、虎词、冰山语及天语歌谣的首创发明人。虎言:人生最可悲的莫过于,像动物那样来到世上,又像动物那样死去。

    2020-06-26 22:07:33 作者:伊莱月亮
    • 0
    • 2356
  • 为欺而生

    为欺而生黑暗中出现了一个小白点,白点的两端延伸出了细线,然后细线又慢慢地向上下开始两端扩张,一片白色占据了我的视线,几秒后,模糊的视线变清晰了,白色的画面是记忆中不曾见过的天花板。我在哪?我伸出了手,摸到了玻璃一样的光滑的墙壁。我在睡眠舱?我说:“打开!”透明的曲面墙壁开始向上移动,我坐了起来,仔细地环顾周围的一切。白色的墙、白色的桌子、白色的机器人、白色的床,就连我身上穿的衣服也是白色的。视线中有种说不出的异样感,我是睡了很久?不过单凭这些所看到的,我推断出,此刻我是在医院里了。“302号病房患者已苏醒,现在开始呼叫医生。”站在我旁边说话的是一个有着八个机械臂和45寸显示屏的机器人,我还能从它的屏幕上看到“正在呼叫中”的字样。我闭上眼睛开始回想,繁华的街道、密集的人流、女友的笑脸、从天而飞来的飞船、爆炸、火焰、流淌的红、逐渐模糊的黑……嗡!一阵响声把我从画面里拉了出来。一个想法涌现了出来,我和女友遭遇意外了!“我女朋友林希呢?她没事吧?”我紧张地询问。“对不起,暂无资料。”你是什么破烂啊!情绪激动一番后,我开始冷静地询问其他有用的信息。“那我昏睡了多久?”“对不起,暂无资料。”“我的探访名单上有什么人?”“对不起,暂无资料。”“怎么什么都没有?我不是在这里住院吗!”“对不起,系统正在更新中,不便查阅资料。”“不行,我要去问别人!”我做出要下床的姿势。“对不起,你不能下床。”机器人用它的八臂企图阻挠我。“你滚开!”林希,千万不要有事啊!叮咚!身份识别成功,请进!一阵语音从门口那里传来,然后门就像旧式电梯那样,两边开始收开了。一位身穿白色衣服的中年男性走了进来,他应该就是我的主治医生了。“医生,我女朋友林希怎样了?”我急切地问。“放心吧,没事,我已联系她了,她在赶来的路上了。”听到后,我的心立刻平复了下来。她没事,太好了!啪啪!突然响起了敲门声“何笙!是我!林希!”叮咚!有访客!医生说:“开门!”身份识别成功,请进。门一开,林希就飞奔地跑到了我的床边,紧紧地把我搂住,她的身后还有她的父母。“太好了,你终于醒了。”她说话时,热泪不时地滴落到我脖子上。我的眼睛开始模糊起来,我说:“让你久等了,我回来了。”“我们回家!立刻回家!”后来,我得知我原来已昏迷好几个月了。醒来几天后,医生说我身体状况良好,就让我出院回家了,他还给了我一个手表电话,说是会定时监测我的身体数据,并发送给医院。还有,据说是医院里的机器人会定期帮我做身体运动,活动我的关节与肌肉,所以这几个月里我并没有肌肉萎缩的现象,现在很快就能下床行走了,就是身体还会有一种出奇的轻快感,想必是自己的体重轻减了许多的缘故吧。家里的话,什么都没有变,依旧是熟悉的样子,就是有点蒙尘,看得出是缺乏经常性的打扫了,没有明显的生活痕迹。想必我不在的时候,林希应该是过得很颓废吧。而林希的话,可能是真的受了很大惊吓吧?总感觉她变了许多,没有像以前那样注重打扮外表了,有时候还会看到她顶着乱糟糟的头发在屋子里走动。但是她却比以前更加地在乎我了,性格也温顺了许多,每天都要时刻依偎着我,围着我转。有一次半夜,我去厕所方便的时候,她竟然醒来,然后满屋子地找我!应该是过度紧张了,再过几天应该会好的。我看了看手表,这个点应该吃饭了。我打开门,一眼就看到了林希。“你站在厕所门前干什么?”我疑惑地问。“没什么,我做完事,就在这里等你。对了!可以吃饭了。”“林希,我觉得你太焦虑了。放心吧,我不会再离开你的。”我顺势从她后背抱住她,亲吻她的耳垂。希望她能安心一点。“嗯嗯,去吃饭吧。”“……我国的神舟50号太空飞船已成功登陆银河系深处的“超级地球”并正在降落点建立生活基地……”画面的光是从桌子上的小球发出来的,而此时我和林希也正在坐在桌子旁边吃饭。所谓的超级地球是指那些环境与地球类似,但质量要大上好几倍的行星。我看着墙壁上正浮现的画面,不禁想起了以前学到过的科学知识。嗡!脑中又响起一阵响声,每次一想起以前的事,我就很容易耳鸣、头痛,看来我可能是留下后遗症了。我捂着额头,看向林希,免得她担心我的病情。可是我发现,她正在停下碗筷,目光无神,一动也不动的。“林希!林希!在想什么呢?”我一边说,一边摇着正在发呆的林希,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她都会经常发呆。“哦哦!没什么,我想点小事入神了。”说完,她便低下头,开始吃饭。“对了,我们明天去一趟我娘家,让我父母好好地看看你。”“确实了,出院好几天了,是应该去看一下长辈们了。”更何况,这两老还愿意让女儿等我这样一个曾经的植物人呢。晚饭过后,林希就去洗碗了。而我就拿起了桌子上的小球跑去客厅里看电视。“打开电视。”墙壁上开始浮现画面,也是刚才的新闻频道。“下个月,在西藏的珠穆朗玛峰体育馆将举办人类命运共同体成立100周年纪念晚会……”世界是普遍联系的,没有国家是孤立地发展的,现在的社会结构是很好地印证了几个世纪前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我和林希也去看看吧,我们自己开飞船从广州过去,应该不到半小时吧。我坐在沙发上,一边思考一边对准画面上换台标志的位置,用手在空中划过,切换其他频道。“今天早上,我国与Y星正式签订外交条例,中国将成为地球首个与Y星建立外交关系的国家……”怎么还没有我最喜欢的科技频道?我不停地用手划动搜索,直到出现科技频道。“智能仿真机器人已上市数月,顾客反应热烈,该产品运用大数据技术将人脑信息化为电脑信息……”大数据其实并不是单指庞大的数据,也包括其指对数据的处理方式,在某个范围里对其所有信息进行专业化、有意义的处理,从而推算出较为精准、有用的分析结果。我们国家好像是2015年的时候提出发展的,如果没有这个的话,应该就不会有那个帮我做肌肉锻炼的机器人了,而现在的我可能还下不了床。 林希洗完澡后,也走了过来和我一起看电视,她静静地依靠在我的旁边,紧紧地抱住我的手臂,我能闻到她身上熟悉的洗发水香味,只是她没有像以前那样习惯性地和我抢电视频道。这都多少天了!她还是没有变回以前那个熟悉的她,现在的她总是有种莫名的陌生感。我忍不住玩味地说:“何太太啊!你现在是不是有点太温顺、太乖巧了!”“怎么?何先生,你不喜欢?”她也用我一样玩味的语气地说,这一点她倒是没变,还是那么配合我。“喜欢是喜欢,但我不太习惯你待我那么宠。”她用手拍了我的头一下地说:“要求真多!你信不信我像以前那样每天都来抢你电视看,早点洗澡睡觉吧!明天还要去我爸妈家,我先回房啦!”说完,她就起身走回卧室了。应该是我多虑了!她还是她!我关掉电视后,听话地走去洗澡了。回到卧室时,林希已经盖上被子睡觉了。我爬上床,躺倒她的身边,看了看林希一眼,发现她居然在睁着眼睛!而且眼睛里是那一种毫无灵魂、毫无生气的眼神。我用手在她的脸上比划了几下,她全无反应,我的手特意地靠近了她的鼻子,能明显地感受到她的鼻息。梦游?梦游是一般是发生在儿童身上的,在成人身上的话,第一可能是家族性遗传病,但我确定林希肯定不是这种。第二的话,是由于白天时候人的过度紧张与焦虑所导致的,看来林希应该还是没放松下来,让自己的精神出现了点问题,明天去问一下林希的父母吧,我不在的期间,他们对林希了解比较多。我伸出手去摸她的头,梦游是一种深度睡眠后才会有的行为,虽说叫醒她不会对她造成什么不良影响,但是还是不要打扰她好了。我用手合上了林希的眼睛后,自己也躺下,开始睡觉。然而,在何笙睡后不久,林希又睁开了眼睛,里面依旧是那种毫无灵魂、毫无生气的眼神。第二天,我们早早地就去林希父母家拜访了。伯母依旧是那么热情,炒了一桌子的菜。反倒是伯父就显得冷淡了许多,以前总会在饭桌上和我谈天说地的,而今天的他就安静地有点奇怪,是因为有过要放弃我的念头,所以在愧疚?是觉得我身体可能变差了,有后遗症了,所以担忧林希的未来?还是在照顾我的精神,不让我思考太多?又或者是他物色到了更好的人选,想撮合他和林希?一时间,很多种想法充斥着我的头脑。嗡!不行!想太多了,我又头痛耳鸣了。为什么伯父会这样?林希可能知道点什么吧?我看向林希,想用眼神示意一下她。但发现林希又在发呆了,目光空洞无神的样子。我说:“林希!林希!你怎么又开始发呆!你是不是精神不太好?”不知道是不是我声音过大了?这时我注意到伯父伯母露出满脸惊异的神情,他们看了我,又看了看林希,接着又互相看了一眼彼此,眼神游离不定,有种说不出的诡异感。难道林希真的是有病?而且病得很严重?伯父伯母也知道了?林希反应过来:“呀!我又出神了,没事,没事,可能我就是累了。”好像是故意为了掩盖刚才奇怪的反应,沉默的伯父开口问林希:“林希,你们最近两个过得还好吗?特别是何笙,他有什么不适应的地方吗?”说话时,眼睛还下意识地瞟了我几下,透露出某种小心翼翼。一定是有什么事情!想问我的身体状况,为什么不直接问我?“没事!我们过得很好,何笙身体也恢复得很好!我觉得我们比以前更相爱”林希回答道。“嗯嗯,林希变得温柔很多,我们现在整天都黏在一起呢。”“哦哦!那就好!那就好!”谈话开了头,后面吃饭的气氛慢慢地好了许多,没有先前的拘束感,伯父伯母还坚持要求我们留宿过夜。晚饭过后,我们全部人一起呆在客厅里看新闻报道“我们的机器人是根据模仿对象而量身定做的,各项数据与真人都是高度相近的,当然我们还在试验阶段,所以机器人会经常出现点小状况,比如说停机之类的……”此刻的我无心钻研新闻的内容,因为我在想着林希。去找伯母问个清楚?可是看刚才的情况,应该不行!伯父说:“何笙,你跟我出来一下,我有点事和你说说。”咦!难道是要告诉我林希的事?我跟在伯父的后面,和他一起走到阳台。“你以后每周都带林希过来我们家。”“嗯嗯,好,林希会很乐意的。”对她的病情应该会有点帮助吧。“没其它事了,你回里面去吧。”这就结束了?“对了,伯父,我感觉林希有点奇奇怪怪的,你说她会不会是紧张过度,影响神志了?”“有吗?你多心了,我们做父母的没察觉到什么奇怪的地方。”“但他会像刚才那样经常发呆,晚上还会梦游,还有……”“好了好了,你有种乱想的闲心,不如多陪陪她,就算她真的是有点问题,你以为她这样子是谁造成的?”看来我是踩雷了,惹伯父生气了,还是先走为妙。“那我现在就回去里面。”我转身回头,留意到墙边有个影子。我刚要走近时,影子就消失了。有人在偷听?看来我是对的,事情没那么简单,他们到底在隐瞒什么?我在走回客厅时,经过伯父的房间时,我看到了门没关。或许我能找到什么?我偷偷地进入房间,我扫视了房间一番。桌上的一本蓝色的册子很快地吸引了我的注意,这明艳色彩,颇有考究的风格,明显与房间格格不入。尽管上面有指纹锁,但封面金色的字样格外地醒目。智能仿真机器人使用手册!我点开手表上的按钮,搜索仿真机器人相关的资料。……一般机器人主要是为了服务民众才诞生的,它们的系统会根据服务对象的喜好,做出令顾客满意的言行……但我们的仿真机器人不同,它完全根据模仿对象的思考模式进行行动……它是为了模仿与欺骗而生……不仅是在欺骗他人,也是在欺骗它们自己……一瞬间,许多画面我脑中不断地涌现。蒙尘的房间、林希的异样、新闻、机器人、梦游、发呆、伯父,这些画面在我脑中不断地切换,切换,切换,仿佛都在告诉我一个事实。林希不在了。林希是机器人!林希死了!林希死了!嗡!一阵响声想起,带来了黑色,吞没了声音,也吞没了世界。过了一会,林希的父母走进了卧室。“是不是没电了?”“应该不是,可能是新闻上说的小状况,毕竟是试验品。想不到,机器可以模仿得那么相像。” “不过,刚才吓死我了,它居然正在吃饭的时候,就无缘无故地不动了。林希也是,突然就跟着发呆了。”“那应该是林希在自我保护吧,可能在他们家里出现过很多次吧,可怜的傻孩子。”“它是发现了吗?”“嗯嗯,我看了看我的手表,发现它正在浏览仿真机器人的资料,唉!怪我没有关好门。”“等到这个机器改进了,相信就可以代替我们好好照顾林希下辈子了”“我们也是没办法,林希一直不肯接受何笙去世的事实,每天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趁现在方便,我帮它充一下电吧,不然就要等下一周了。”“嗯嗯,你去吧,我看看使用手册上哪里有重启的方法,还有删除记录的方法。”两位老人忙前忙后,而只有何笙正在呆呆地站着,脸上满是惊恐的神情,一滴泪水还停留在眼角下,没有向下滴落。

    2020-06-20 16:28:20 作者:何金昊
    • 0
    • 2563
  • 回人间

     回人间(征稿) 江南的阴雨天,街巷一片冷清,一间古朴的茶馆,说书人在这说了大半生故事,安塞腰鼓般的陕北口音,与烟雨江南的温润儒雅,产生了让人不可抵抗的磁力,我的脚步着了魔不听使唤,向茶馆走去。且听世间有位奇女子,裹一袭素衣,游走各地,行踪神秘,独来独往,难得与人相识。往往在绿水青山间,有人见她背着竹篓采摘苜蓿山果,身轻如燕,宛如神仙下凡。确实,她曾常年栖身于一片世外桃源,沾了些许仙气。数年前,被抛弃于荒山野岭中时,她还只是襁褓中的女婴,侥幸被路过的仙人所救,并带回了这世外桃源,女子从小只见过仙人。她以天为父,以地为母,以山为从兄,以水为姊妹,以林木百兽为友,好不欢乐。夫万物之纯粹,赋予她身上一种原始之简。至少在成年以前她未曾流过一滴泪,不知愁为何物。十五生辰那日,仙人指了指桃源出口,让女子离开桃源,去看看真正的人间。一袭素衣,一支素簪,一把素伞,就此别过养育了她十五年的桃源。蒸汽在喉中酝酿,声带被灼伤,竟然说不出一声再见。她低眉思忖着,便不再犹豫,翩然离去。桃源既出,来到一片竹林。时值暮春,风飒飒然穿过竹间,竹叶都不安宁,幸许是因她的到来而躁动。霎时,她重心前倾,脚底踩空,坠入一个深坑。不知道这坑为何出现,也不知道自己如何踩进坑里。眼前忽明忽灭,渐渐的失去知觉,再醒过来时已躺在竹床上。火星噼里啪啦的在竹屋中央跳动,显然,这是当地村民的家中。但微微的眩晕感,却让她误以为回到了桃源竹室,轻声唤“仙人,仙人。”但迎面而来的这位让她始料未及,竟是一位难以用她所知词语形容的陌生男子。男子手里端住一碗冒着热气的汤药,想来是刚熬好的,男人见女子睁开眼,喜笑颜开,匆忙地递上汤药,正准备喂到她嘴边,可刚一碰勺子,手像被扎了刺,浑身打个激灵,就把碗放到案几上了。他背过身去,向姑娘解释道:在林中见到姑娘,落入了自己设计的陷阱,原是用来捕获野鹿的。他懊恼又惊奇,自己十几年来生活在竹林中也从未有人掉入陷阱,这还是头一回。他不假思索把姑娘救回家中,请了城里大夫来瞧,这汤药便是昨日大夫所开,请姑娘放心。猎夫说完,不听姑娘的回应,也不问姑娘的来历,像是有急事缠身,匆匆退去。她也不怒,缓缓饮下药,又躺下睡去。竹林的日子过得慢些,许是因为终日休息,不胜桃源里自在,她渐渐能走动了。向猎夫表明了自己无处可去,举目无亲,猎夫便答应她留在身边。每日猎夫早出晚归,她就摘花拾露,用晨露泡了花茶,又用野菜杂果等简易的原料做一顿素净的佳肴,待猎夫归来。猎夫吃饭的时候,大抵是沉默着吃完。末了,恭敬的道一声谢,又起身离去,故意躲着姑娘似的。但他每吃一口都若有所思。这一日,猎夫捧来一匹素锦送给姑娘,汗珠还挂在额角。她笑了,举起衣袖轻轻为猎人拭去汗水。他们双目相视,许多心意不言也明了。姑娘这才懂:猎人这些天拼命狩猎,把猎物拿到市上卖钱,原来是为了给自己买一段素锦。她笑得更明亮了,突然想起仙人,小时候先人也是对她极好的。猎夫看到她孩童般单纯的笑,心中泛起爱怜,她喜欢便是值得。春花,秋月,夏日,冬雪,又至岁末,恍惚间惊觉,初见已成往昔。日子从指尖流过,雁过无痕,雪泥鸿爪,岁月无声。逝去的岁月真的毫无痕迹吗?她在人间学习做平凡女子,仙气中徒添了几分烟火。凡夫俗子她也见了不少,男、女、老、少、农夫、猎人、织女、商贾,还有学堂、县衙、钱庄这些特为人间所有之物。走在闹闹嚷嚷的街市上,来自东南西北的小贩,声调一高一低,像唱山歌一般叫卖着;面容枯槁的老叟,牵着孩儿路过药铺门口停住脚步,向里迈了一步,扭头瞧瞧孩儿,又躬着身退了出来。夜晚,秦淮河上的画舫缓缓逐波而流,像诗句在纸上恣意浮动,她对这些饶有兴趣,琢磨着人间和桃源的千差万别,最后却总归于对桃源的无比怀念。愈是看过人间百态,她却愈发思念那一份素雅芬芳。  江南的雨季,在猎夫眼里是不讨喜的,这就意味着他不能打猎,一想到不能在竹林里大展身手,他就心痒痒,好容易等到天晴,他匆匆取下弓箭,姑娘转身拿蓑衣的功夫,猎夫就不见了踪迹。那夜猎夫没有归家,他从来不这样,莫不是出了些什么事?姑娘有些心慌。拿起蓑衣,向竹林里找去,在竹林深处,她寻到了猎夫,却是一个全身血淋淋的,失去了一条腿的猎夫。姑娘惊叫起来,冲向他,看着他的伤口,滚烫的一滴泪落到裂口上,立即被鲜血染得火红。她用娇小的肩膀扛起猎夫,一步一个踉跄,把他背回家去,她忽然想起多年前的一个早晨,猎夫把她从坑里救起,也是这样背着她,一步一步走回家。此后经年,竟然一直像对待亲妹妹一般照顾她保护她,从来没有不满。她想这回轮到她来照顾他了。猎夫刚睁开眼睛,她的眼就红了,紧拥着他说了无数声谢谢。姑娘说:日后我来照顾你。她又学会了劈柴,捕鱼,养鸡,与商贩论价。那个仙女子,此后沾满了人间烟火。时光从每一个憩息的午后溜过,猎夫心疼眼前这个被风霜磨得刚强的女子。她于他而言,其实无比熟悉,从她被亲生父母抛弃的那一天,猎夫便拯救了她。这一趟送她回人间,教她做一回人,也终归是他的选择。组别:大学组学校:华南农业大学作者:李碧月

    2020-06-14 21:09:50 作者:音稀
    • 0
    • 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