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文摘 > 星空夜话

星空夜话

  • 各具风采的孔门十哲

    各具风采的孔门十哲文/野野(陈星焱)孔门十哲指的是孔子门下的十位优秀弟子,这一说法源自《论语·先进》:“德行:颜渊、闵子骞、冉伯牛、仲弓。言语:宰我、子贡。政事:冉有、季路。文学:子游、子夏。”这条语录之前没有“子曰”,因此,不好断定它是出于孔子之口,还是出于当时人们对孔门弟子的评价。颜渊是鲁国人,名回,小孔子30岁。他的父亲颜路与他先后入学孔门,不过,颜回的名声比乃父要大得多。颜回堪称是中国最早的“好学生”典型。在孔门七十二子中,颜回得到了孔子最高的评价。孔子从不轻易以“仁”许人,而称颜回“其心三月不违仁”。孔子特别看重颜回,这并非出于孔子个人的偏爱,颜回的同门师兄弟对此也心悦诚服。《论语·公冶长》载孔子让子贡将自己与颜回比较,子贡说:“赐(子贡)也何敢望回!回也闻一以知十,赐也闻一以知二。”颜回41岁就离开了人世。他在道德修养上获得了巨大成功,而在政治方面则是一片空白。颜回死时,孔子为之恸哭流涕,痛呼“天丧予”。尽管颜回在孔门资历不算最深,年龄不算最老,但在孔门七十二子中却毫无争议地居于首席地位。宋儒将孔子、颜回合称“孔颜”,这进一步提升了颜回在儒家学派的地位。闵子骞、冉伯牛都名列孔门十哲,均以德行著称。这两位大贤终其一生都在默默砥砺德行,留下的言论材料却很少。《论语》两次记载孔子赞美闵子骞,闵子骞仅在《论语·先进》中载有“仍旧贯如之何?何必改作”一语。至于冉伯牛,因得麻风恶疾而早逝,竟无只言片语传世。仲弓是冉雍的字,他小孔子29岁。尽管仲弓的父亲社会地位低下,但孔子并没有歧视他,相反给予他高度的评价,甚至说仲弓的才德可以“南面称君”。仲弓不仅以德行著称,而且在政事方面亦有建树,他曾出任鲁国执政大夫季桓子的家宰,以居敬行简而深受好评。仲弓是对孔子礼乐思想体会最深的人,后来荀子屡将孔子、子弓并称,郭沫若认为,子弓就是仲弓。仲弓的人生轨迹,就是通过自己的不懈努力,从社会底层进入上层社会,并得到世人的认可。这在战国士林阶层中具有相当的代表性。冉求字子有,小孔子29岁,以政事见称,且多才多艺。冉求对孔子的学说并非百分之百地信奉,不过他不像宰予那样敢于当面挑战老师。冉求曾经委婉地表示,自己无力践行孔子之道。孔子一针见血地指出,这是冉求自己画地为牢。冉求长期担任季氏家宰,他的政治立场其实更靠近季氏。他支持季氏征伐颛臾,积极协助季氏在鲁国推行初税亩政策,并帮助季氏聚敛财富,孔子气愤地号召弟子对冉求“鸣鼓而攻之”。但总的来说,冉求对孔子是忠诚的。公元前484年,冉求借战胜齐军的机会,说服季康子,迎回在外漂泊14年的孔子,使老师得以体面地返回故国。仲由字子路,又字季路,小孔子9岁。他正直率真、快人快语、敢作敢为、信守承诺,在孔门弟子中最有个性,故事也最多。子路的特长是政事,他曾先后任季氏家宰、卫国蒲邑大夫、孔悝家宰。子路是孔门中少有的敢于当面批评老师的弟子,他的直言不讳往往使孔子有所忌惮。孔子虽然经常批评子路,但这并不妨碍孔子视子路为自己最忠实的门徒。公元前480年,卫国发生内乱,子路在内乱中被杀,临死之前仍不忘系好冠缨。子贡是端木赐的字,他来自卫国,比孔子小31岁。子贡在孔门以言语著称,是春秋末年“国际”政治舞台上最活跃的外交家之一。孔子周游列国期间,子贡曾经仕鲁,多次代表鲁国出使应对,孔门七十二子在现实政治中所发挥的作用,实以子贡为最大。关于子贡的外交成就,争议最大的莫过于“子贡一出,存鲁,乱齐,破吴,强晋而霸越”(《史记·仲尼弟子列传》)之事。后人多以为子贡此举颇似战国纵横策士所为,但在春秋末年似乎还没有如此风气。子贡又是中国最早的儒商,《史记·货殖列传》甚至认为,孔子之所以能够名扬天下,是由于子贡束帛之币以聘享天下的缘故。孔子弥留之际,门人弟子中只有子贡陪伴在侧。孔子既殁,弟子心丧三年,独子贡庐墓六年,尽哀而后去。宰予是鲁人,字子我,又称宰我,小孔子29岁。宰予与子贡同样以言语著称,他是孔门中少有的具有离经叛道倾向的弟子,敢于对孔子学说提出质疑。《论语》中有五条关于宰予的材料,其中四条都是记载孔子批评宰予的:其一是《八佾》载孔子批评宰予以“使民以栗”来解释周王朝以栗为社树,并告诫宰予“成事不说,遂事不谏,既往不咎”;其二是《公冶长》载孔子批评宰予昼寝为“朽木不可雕”,并宣称从宰予昼寝事件上,由“听其言而信其行”而改为“听其言而观其行”;其三是《雍也》载宰予给孔子提了一个刁钻的两难问题:“仁者,虽告之曰:‘井有仁焉’,其从之也?”孔子答以君子可欺而不可罔;其四是《阳货》载宰予质疑孔子倡导的三年之丧,孔子斥其“不仁”,这是孔子对弟子最严厉的批评。世上有一种头脑聪明、伶牙俐齿且又性格刁钻的人,宰予可能正是这一类人。他的离经叛道与其说是思想立场问题,倒不如说是出于天性。言偃字子游,吴国人,小孔子45岁,与子夏并称“游夏”,均以“文学”著称,当时的“文学”指的是礼乐典章制度。在孔门七十二子中,实以子游的天分最高,最富于理想色彩,堪称是一位孔门才子。“游夏”虽然以“文学”并称,但他们的特长其实并不一样,子夏对《诗》《书》《易》等古代文献有浓厚的兴趣,而子游擅长的则是礼仪和音乐,尤其对儒家特别看重的丧礼有着很深的造诣。因为天分高,所以难免对别人的要求苛刻一些,《论语·子张》记载了子游的两条人物评论,一条是评价子夏门人只配“洒扫应对进退”,机锋指向子夏门人,其实也暗含着对子夏的轻视;另一条是评论子张:“吾友张也,为难能也,然而未仁。”这分明就有点像孔子的口吻了。卜商,字子夏,小孔子44岁。子夏的“文学”特长主要表现在他熟悉《诗》《书》等古代典籍方面。子夏在孔子门下有吝财之名。据《孔子家语·致思》载,有一次天下雨,孔子出门没有雨伞,弟子要孔子向子夏借伞,孔子说,子夏为人吝啬,与人相交要避开他的短处,坚持不向子夏借伞。《说苑·杂言》载孔子言:“丘死之后,商也日益,赐也日损,商也好与贤己者处,赐也好悦不如己者。”这是说子夏善于与贤于自己的人交朋友。应该说,孔子是有先见之明的。孔子死后,子夏居西河教授,他的门下聚集了魏文侯、田子方、段干木、吴起、禽滑厘等一批著名弟子,成为战国初年儒家一大重镇。子夏在孔门七十二子后学中获得巨大的声名,应该与他的弟子后学奔走先后、宣传褒扬有关。子夏晚年离群索居,其子死,哭至失明,境遇颇为凄凉。孔门十哲个性不同、风采各异,他们像群星拱卫北斗一样,聚集在孔子身边,给后人留下了说不尽的圣贤佳话。

    2020-05-21 12:25:55 作者:野野(陈星焱) 来源:青年作家
    • 0
    • 16
  • 旧照片的故事

    旧照片的故事文/邓文香照片泛起了霉黄,女孩正悠闲地坐在木马上摇晃摇来了一个春日荡漾,绿油油的禾苗在点头歌唱爷爷的耕牛哞哞哞在泥巴里来往田埂上的青蛙,不知不觉跳到了女孩的脚丫上和煦的风拂脸,笑容也跟着安详没有门牙的齿缝泄漏了许多阳光 照片泛起了霉黄,女孩正悠闲地坐在木马上摇晃摇来了一个盛夏光芒,金灿灿的稻谷在弯腰打量奶奶的镰刀嚯嚯嚯在田垄里张狂田埂上的蚂蚱,不由自主跳到了女孩的辫子上炽热的阳光耀眼,汗水也跟着流淌没有健壮的肩膀却背起了一个个禾秆 照片泛起了霉黄,女孩正悠闲地坐在木马上摇晃摇来了一个秋高气爽,一年三熟的田野,已历经沧桑爸爸的传呼机嘀嘀嘀在腰间疯响红色的电话线,被女孩绕了一圈又一圈还是占线忙一张张奖状铺满了客厅的墙女孩总是想,等我贴满了墙后会怎么样最后,墙被拆了,女孩被迫成长 照片泛起了霉黄,女孩正悠闲地坐在木马上摇晃摇来了一个岁暮天寒,四季豆缠绕的藤蔓在灰蒙蒙的天空下结满了霜妈妈的礼物吱吱吱地在女孩手里拆成了线,线在心里织了一张网曾经喜欢坐木马的女孩已经学会了撒谎一切已经不再是当年的模样 过马路 一股酸里透辣的气味扑鼻而来伴随着躁动不安的尘埃那是冬季的风肆无忌惮地往毛孔里钻 瑟瑟发抖的电瓶车在车水马龙中也想寻找一条缝隙往里钻街边的灯红酒绿闪烁着对春天的向往 阴暗如浪潮一翻手指欲戳穿云里雾里的琥珀又怕被尖锐的喇叭声刺破耳膜内心如同被八千伏电击无处安放 被风抽得扭扭歪歪的脸变成了一根根尖锐的刺直插眼睑可是我的眼睛太小如同那个钻不进去的缝隙最后全部遗弃在人间

    2020-05-21 12:21:42 作者:邓文香 来源:青年作家
    • 0
    • 15
  • 甲壳虫之史 ——鹅话浅说

    甲壳虫之史——鹅话浅说文/陈锐华昂起头,莫回首谁鼻祖摆渡人是阿道夫,希特勒谁始祖的饲养人是农夫,住隔壁跨时空的偶遇驻守着隔世界的奇妙根源积累了情怀停产,不是第一次谁知这是最后一次停止,从硝烟中燃起亦从油烟里叹为观止内疚吧……日耳曼帝国的狂武战帝若泉下还会有良知征服世界的不是硝烟燃点地球的不止油烟经典是谁的生命圆润是谁的生肖情怀是谁的生活怀旧是谁的生态从峥嵘岁月流淌到和平年代灵魂拷问了外形是黄金分割线点亮了视觉疲劳还是情怀天下弄懂了来日方长悠悠岁月,滚滚车轮——从战场到商场——受降却又受庞忏悔吧,纳粹党的狰狞大叔——硝烟了了,油烟徐徐弥补吧,圆润经典刻画情怀——沧海涛涛,旧情绵绵永恒吧——典雅的仪态抚慰着心态“虫”路漫漫走天涯鹅步蹒跚邀情怀

    2020-05-21 12:09:03 作者:陈锐华 来源:青年作家
    • 0
    • 15
  • 宇宙哥

    宇宙哥文/蔡欣彤高三时班里有位哥,人人都叫他宇宙哥。为什么叫他宇宙哥呢?因为他要统治全宇宙。为什么要统治全宇宙?因为他要实现宇宙人民共同富裕。宇宙哥有一副极具特色的嗓音,给人亮晶晶的感觉,如果你第一次听,一定会让你对生活充满了希望。他永远和蔼可亲,看谁都笑眯眯,似乎全天下都是他的子民。额头很宽,胡子长到耳朵下面,和头发一起把脸围成一个圈。他也不剃,也许这是伟人的象征吧。他每天早早地在教学楼下的空地上拿着课本背书,但是声音之大,成为学校的一道风景。所有人路过都看着他,所有人在教室内都听得到他的声音。大大的白衬衫校服欢快地飞着,他昂着头,一只手叉腰,高高地挺着胸,他用胸腔发声,所以他的胸肌极其发达地耸起。他为沉闷的校园环境增添了不少激情。任何一个垂头丧气,耷拉着书包的学子一看见宇宙哥,都会变得兴致勃勃,仿佛找到了生命的依托。你看他不可一世的样子,仿佛真的变成了宇宙之神,哇,就像宙斯一样!然后快到上课的时候,他总要大叫一声:统治全宇宙,实现宇宙人民共同富裕!全校师生无一不识宇宙哥。后来校长找我们班主任谈话,宇宙哥的阵地由操场转向我们班走廊,后来又转到男厕所附近,有男生回来抱着头说:“听到他声音就屙不出尿了。”宇宙哥有段时间坐在我后面,那个时候我不跟任何人讲话,但宇宙哥太热情了,他总是想办法拉近距离,他还叫我小名:“小彤。”我惊讶地转过身去,他和蔼地看着我说:“借一支笔。”后来我们就熟悉了,我看到同学们暗地里嘲讽他,后来这种嘲讽由暗到明,令我起了怜悯之心,我觉得我们是同类人。有一次下课,我很认真地问他:“你要怎么统治全宇宙哇?”他目光炯炯看了我一眼,意味深长地说:要统治全宇宙,首先统治文科班,统治高三4班。“然后呢?”“统治完文科班,再统治理科班,要一步一步来。”宇宙哥的头微微向下,像在哲思。我忍不住问了一句:“你真的相信它能够实现吗?”宇宙哥毫不犹豫地回答:“当然。”他的自信瞬间感染了我,我开始思考世界上的事情并非绝无可能。宇宙哥后来又对我说,一统世界是迟早的事,现在已经有联合国了不是吗?有了联合国自然下一步就是统一全世界,再下一步就是全宇宙。我在思考人类有没有一致对外的可能性,如果外星人入侵或者人类遇到什么灭绝性的灾难的话也许有,但宇宙哥要统治的是全宇宙,全宇宙是什么概念?我不知道。宇宙哥既然要实现理想,自然要先把自己的思想书写下来。如果你看到他在教材上的笔记,你一定会疯掉。他的字大小不一,有些字大的可怕,爪子长长,像蜘蛛一样,霸占了书本的大部分。那些后来挤进来的字,由于空间有限,过长的脚从空白的地方硬塞入教材上的小字之间,或者粗暴地斜踩在小字头上。他下的笔还特别重,有个成语叫什么?力透纸背?总之每张纸都是变形的和驼背的。所以他的书本被糟蹋得面容枯槁,猥琐不堪。他的语文作文永远跑题,因为他永远在舒展自己的宇宙梦,当时很多人还抢着看,我也跑去看了。我们都以为是一片科幻小说,后来发现是一篇政治宣言。如果是一篇慷慨激昂独树一帜的言论也好,但看来看去不过是他平常讲的那几句宣言“统治全宇宙,实现宇宙人民共同富裕”的啰唆版。宇宙哥为了统治高三4班,自告奋勇地当了英语科代表,他的口音是不敢恭维的,极权主义的嗓音甚至把全班都带偏了。后来四班人民怨声载道,一脚把独裁者踹下台。我记得他当时说了一句:没事,水晶音拖得长长的,然后摆摆手眼睛笑成两条曲线,那时我觉得他很孤独。再后来,我也不站在宇宙哥这边了,因为他实在太吵了,他在我后面读书,比如遇到“联合国”“宇宙”“主席”等字眼的时候他会突然大声,吓我一大跳,耳朵整天嗡嗡嗡的。宇宙哥在班里的朋友很少,有一位是坐在教室最后排的满脸痘痘的男生,他跟宇宙哥永远是教室最后一个走。但痘男不一样,痘男在看一些同龄人看不懂的书,比如《维特根斯坦文集》。他习惯低头看脚,如果他抬头看向黑板时,他的眼睛如同从红色凹凸不平的废墟中爬出来的人,怔怔地反着光,有点恐怖了。痘男的爷爷是个道士,他相信巫术,说亲眼看到过某个妇女在一个脸盆里洗完脸之后脸就没了,他说的很多话我们都信。痘男跟宇宙哥是塑料友谊,他一边跟宇宙哥勾肩搭背,搞得跟几十年的兄弟一样,一边背地里笑话宇宙哥。 突然有一天他路过我的桌子,停了下来,说:你觉得宇宙哥这种人以后会怎样?我说:应该努力实现他的梦想吧!他神神秘秘地凑在我耳朵边说:“我觉得他是下一个希特勒。”一种预感让我和痘男不约而同地望向操场的宇宙哥,同学们踢足球,足球飞到宇宙哥脚下,宇宙哥站了起来,使出经典姿势——叉腰挺胸,向后扬起右腿,用尽最大的力量一踢,他的鞋跟球一起飞到空中,扬起两条弧线,笑声像雨点一样砸到他头上,宇宙哥拍拍手,也不生气,微笑着去捡鞋,他的侧脸凌厉,像上帝。宇宙哥后来没有得到他应有的赏识,他考了一个二b大学。从此杳无音信,但他留在了我深刻的记忆当中。人人都把宇宙哥当成笑话,可我不这么认为,宇宙哥是我见过的对理想最为忠贞的人,无论谁放弃理想,宇宙哥都学不会放弃。他总是满怀希望,胸怀天下。

    2020-05-21 12:01:02 作者:蔡欣彤 来源:青年作家
    • 0
    • 16
  • 我来过,我喧嚣

    我来过,我喧嚣文/小文 曲径通幽里,山拔千丈间。云阶接通天,回赴觅喧嚣。望山川厚土,守秋麦稷谷。 家里的阳台特别适合在夏天吹风、喝绿豆汤、喂蚊子。因为是顶楼,所以特别的炎热,故而夏天一到整个人大概就像煎饼,外焦里嫩。如果我的舌头有散热的功能,我大约早就伸出舌头哈哈哈大笑了。但是有些日子有下雨会凉快,被雨水冲散的暑气还是在匍匐在四面八方,初夏,随着北半球南移而日增元气。那我就像我的房子一样火热易燃,就像一个炭火一般被点燃,一点一点的烧至全身,通透火热,红星四溅。我初初到来,懵懂不知。见河是水,就要淌;遇山是土,便欲铲;逢人是亲。我膨胀着飞升,四下张望。然而就如《悉达多》里悉达多说的一句话:“我不再将这个世界与我所期待的,塑造的圆满世界比照,而是接受这个世界,爱它,属于它。”我并非自我,自我属于尘世,我应该对这个世界有更多的接纳和洞察。我确实应属于尘世,像女人们追求的爱情,用我的观点去左右和欺骗自己,把自己分泌的那一点荷尔蒙用幻觉和想象力夸张放大,用自己楚楚可怜的泪水和牺牲去捆绑一个男人,让他为我服务。虽千万人,吾往矣。但愿有一天,我能在一片广袤的土地种下稻谷,收割后,将它们高高的堆储在粮仓里,我就能让我的猫守着满地金黄的粮食,就像人类最初和猫咪合作的模式。我不必去投它粮食,它也不必被我亲抱,它可以威风赫赫的一圈又一圈的围着谷仓环走,这样它或许能有真正的愉快和生存的意义。毕竟不是同一个物种,人类能给动物的只有温饱和安全,其实这个不是它想要的。也许只有人类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进化的喜欢住房子的生物。千百年的强权统治和金融秩序,人类大部分已经失去了野性,人类越来越和善越来越能交流合作。我们今天同情这个,明天怜悯那个,给一个个弱势的物种腾出一个生存的空间,以达到我们口中所说的平等和生命的权利,以至于越来越多的物种通过示弱(卖萌、讨好)来争取生存的空间。新的社会经济秩序带来了新的生存方式,野性失去的趋势在很多物种都几乎有所体现,这种本是自然赐予我们猎食生存本领的天赋。我很遗憾。遗憾的是野性逐渐被至上的道德所取代。道德至上并不是完美的,道德也千万不能成为秩序。但是如今整个社会都在趋向于它。一个人需要去统一大多数人的意见,一个自主的行为要让更多的人感到舒服,一个人必须活在这种默认框条里,给自己的思维和行为织造一个结实的渔网。人文主义给予了人性的自由和人性的解放,提倡个人对自身的重视,个体对整体的影响,一直到如今。不过在道德下也就变成了一种异位的人文主义。古希腊的《河马史诗》书写的英雄,正是我崇拜的那样,他绝对不是完美的,不是绝对的正义的。他有强壮的身体、手中的兵戈、在家乡的母亲。他不知道他站的是不是正义的一方,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安然归乡。他或许是初出茅庐的牛犊,又或者是老城干练的智者。他们站在自我的一方,置身于自己的学识,存在于父母的教育和成长,站在尘世的一面。“在此之前,岁月会把她磨得人老珠黄,在远离故乡的阿尔戈斯,我的居房,她将往返穿梭和织布机做伴,随我同床。”就算用重金交换,阿伽门农也不愿意将自己的俘虏交出。他是暴力、迸发、果敢的、情欲的人性英雄。人性是一个时代更换另一个时代的突破口,人性的迸发和凸显推进一个时代的脚步,当然不是压抑出来扭曲糜烂的不健全的人性,而是这种果断、真实、原始、争斗、情欲的人性。人生不过草草,释放一种英雄的愤怒懦弱凄伤又有何不可。我喧嚣纸上,践踏风沙雨雪路。

    2020-05-21 11:57:42 作者:小文 来源:青年作家
    • 0
    • 16
  • 鹿回头——最华丽的回头

    鹿回头——最华丽的回头文/刘坚您,来也飘飘烈日  悬崖猎人阿黑拉紧凶光闪烁的弓箭一头青春焕发慌忙逃窜的坡鹿被逼到悬崖的青春期的雌鹿 往前一步它就会葬身大海走投无路的雌鹿猛然回头绽放像朝阳一样的笑笑如花靥  那是最壮丽的景象坡鹿的回头是最华丽的回头太阳见了也感动得笑了椰子树见了也为之歌唱凄艳而动情的目光是春日暖风那目光赢得了猎人晶莹的泪花那泪花那目光融成了世间最美的画绝望的悬崖变成了美丽的伊甸园杀气腾腾最终变成了温柔的港湾 阿黑放下了手中的弓箭阿黑坚硬的心瞬间山花烂漫猎人和鹿姑娘牵手婚姻殿堂最悲壮的爱情便顺理成章成了男女挚爱的千古绝唱那一次坡鹿的蓦然回首定格为最华丽的故事和最快速的变幻没有灿烂的笑和华丽的回头可能坡鹿的肉香将在猎人家中蔓延或成为海中鱼虾撕咬慢嚼的佳肴杀戮骤变成凄美而酣畅淋漓的爱情绝望变成了春光明媚而婉转的乐章有时候  事情到了极限会产生震撼万年震撼人们的奇迹 猎人阿黑和青春雌鹿的传奇融入美丽爱情的河流猎人以坡鹿急转直下结为良缘干戈化玉帛的神话在一个叫做三亚的地方回响千年坡鹿美丽的回眸那清澈哀婉的清秀企盼的目光点亮了人与鹿爱情的神话点亮了一个美丽的三亚半岛也点亮了一代又一代人的心田 附:鹿回头有一个海南黎族美丽的爱情传说:古代一位英俊的黎族青年猎手阿黑,紧紧追赶着一只雌性坡鹿来到南海之滨三亚的海边悬崖。阿黑正要拉弓射鹿时,那只坡鹿突然回过头来,此时,鹿的目光清澈而美丽,那凄艳而动情雌鹿变成一位美丽的黎族少女,两人遂相爱结为夫妻,那悬崖山岭因此被称为“鹿回头”。

    2020-05-21 11:41:46 作者:刘坚 来源:青年作家
    • 0
    • 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