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原创 > 诗歌·词赋·歌词

诗歌·词赋·歌词

  • 诗人的春天

    ——拜访贺敬之先生感怀忽培元诗人的春天来了,面对九十七岁的诗人我想。诗人的春天与年龄无关,哪怕你老人家,已是望百之年。眼神里看得出,青春之火依旧在燃。当冰雪消融,草木发繁,诗意的旗帜在风中招展。诗人一觉醒来望着蓝天,火红的飘带依然迎风招展……诗意的召唤,就是春天。诗人的春天,的确与年龄无关。还认识我吗贺老,一个读着你诗歌长大的青年,如今年也过花甲,依然在你的诗丛中流连忘返……我认识你,在大庆,在延安,杨家岭的小院,枣园窑洞前,咱们漫步交谈。在石油工人的帐篷,在宝塔山上,咱们同杨步浩、王铁人们一同牵着手,成为要好的一群忘年……培元同志,我永远记得那些美好的时光,包括那年“五二三”,延安宾馆的记者采访会……就像一壶老酒,回味起来,还是那么醇厚甘甜……诗人的语言,依旧是精确简练,哈哈哈,笑得仍然异常灿烂。诗人的春天,与年龄无关。哪怕岁月的雕刻刀多么无情,在他年轻英俊的外表,留下多少沧桑苦难,但是发自内心的微笑,仍然是无比灿烂!诗人的春天,的确与年龄无关。瞧老人家的微笑,仍然如同少年。那年,也是在春天,毛主席骑着一匹白马,他只身来到鲁艺作报告……提出大鲁艺、小鲁艺,还有土包子和洋包子的概念……毛主席是大智慧呀,深奥的道理,讲得多么浅显!文艺为工农兵!一股清风,从此刮过原野,至今依旧清新。诗人的春天,与年龄无关。您的生命的烈焰,那也是您的诗句,高原般的宽广,岩石般磐坚。“几回回梦里回延安,双手搂定宝塔山……枣园的灯火照人心,延河滚滚喊前进!”一曲回肠荡气《回延安》,几代人吟唱了几十年……文艺为时代发声,诗歌替民众代言!至今初心不改,胸中只有一个信念!诗人的春天与年龄无关,瞧那真实的大笑,多么天真灿烂!面对我笨拙的绘画,腰鼓窑洞和土炕娃娃,你笑得多么开心!仿佛回到了十几岁,分明又是在陕北,面对宝塔的流云、延河的波浪,还有那信天游、山丹丹……诗人的春天,与年龄无关,激情孕育的花蕾,春风春雨中总要如期萌发。那些心灵深处的缤纷,依旧在青年和孩子们的吟唱中,装点青春!啊你听,“还是这趟列车”,“还是这节车厢”,在西去列车的窗口,一双双年轻的眼睛,正在好奇地张望……列车驶过的,已经不是玉门,不是新疆的原野,而是一带一路上的好伙伴好邻邦……诗人的春天,就是如此浩荡,诗人的春天再度如期而至。这的确与年龄无关,甚至不借助于年轻的躯壳。诗不是时空的奴隶,诗是精神的灵魂、民众的心声、时代的精灵。当它以诗人的名义一经诞生,诗就获得了永恒!啊诗人的春天与年龄无关,每逢春暖花开的日子,总是要来巡演。诗人的青春与诗同在,与史同辉共灿。注:前不久,看望著名诗人贺敬之先生。贺老九十七岁了,依然耳聪目明,谈笑风生。他每天坚持散步练字和阅读。人上了年纪,有时也提笔忘字。他一再表示,我正重新学习识字,对未来充满期望。作者简介:忽培元,祖籍陕西大荔,1955年生于延安。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全国传记文学创作与研究专家指导委员会委员,第四届、第五届中国传记文学学会副会长,中国散文学会理事,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副会长,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书画研究会顾问,2016年5月被国务院聘为国务院参事。

    2022-05-23 22:28:21 作者:忽培元 来源:渌水诗刊
    • 0
    • 97
  • 海外思情

    隔岸观渔人,真情始从发。今在大洋岸,常挂内陆情。

    2022-04-05 23:10:05 作者:段兴康
    • 0
    • 250
  • 浊河送兴康

     今夜故人离家还,我心悲切无语言。 陪众送客至浊河,两袖掩面哽语咽。 河水汹涌翻激涛,荣客已上龙船辕。 分手在即难相见,惟愿来日再相见。注:已在中国诗歌网发布。

    2022-04-04 16:23:52 作者:段兴康
    • 0
    • 235
  • 出走时间

    所有人都在期待一个奇迹,一个生命的奇迹。像雪花一样遍布山野的飞机残片,那是谁的邮票,那是谁的口罩,那是谁的黑色蝴蝶结......每一个消息都像暴风旋雨一般划过我的心,使我像座纸牌搭起的房子般脆弱,像深海里的洋中脊暗中爆发亿万次。我甚至不能亲吻你的骨灰,只能在废墟中声声哀鸣......自此你被命运定格在岁月的尘埃里,灵魂  出走时间。我不曾记得这莽莽时间里有多少有去无回的人,但我相信他们的离去值得被镌刻。我常常怀想或悼念远去的身影,却浑然不知自己亦是月色里渐渐消逝的影子。任谁也无法阻止时光的年轮向前滚动,我只得暗自叹,回首,再向前。看吧,当我们氧化成风,迟早会在雨霁虹出、晴空万里的日子相聚; 宇宙中的原子并不会湮灭,而我们,也终究会在一起。“这哪里是悲剧,这是团圆。”

    2022-03-31 00:29:50 作者:杨思惠
    • 0
    • 659
  • 仙遇老君山·静心善道

    正文:六百步冲霄天路,寒霜里迷离山途。掠过穷壁寻它径,闲坐冷椅望远峰。十里画屏驱留客,鸾凤和鸣侵碧亭。伏牛峰顶贪仙气,南天门外仰高庭。恰逢苍枝傲白雪,又遇朱颜凭红栏。未叹赤心供黄烛,却羡灰烟上青天。速游石桥恐暮至,弃览金殿惧时飞。衷心铭意意随寂,静心善道道法缘。紫气东来辞故去,青牛老者道仙山。老者问道我问生,仙山问路我问途。道法自然人法天,清静无为命有弦。上善若水情如露,致虚守静惘如烟。译文:老君山上,中天门后的上山梯据说有六百多个台阶,我一眼望去,它就像一条直插云霄的天路。一路上,到处都是雪融化后形成的霜和水,寒气直逼人的身体;这里的山路也不好走,小且曲折,七拐八拐的,迷乱人的眼睛。每次走到一条路的尽头时,我总能看到高大的山壁,虽然也有一番小景,却别无他路,我匆忙地一眼掠完这里的景色,便再启程去寻找别的山路。走累的时候,我就暂且坐在冰冷的石椅上,望望远处的山峰。到了十里画屏,我匆匆地赶路,但路上有些人,或是赶不动了,或是单纯想暂留一处欣赏一下美景,于是我尽可能地抄到他们前面。最美的风景不过鸾凤和鸣,遇上它时,我赶紧走到设计巧妙的小亭子里远眺它。到达到伏牛峰顶时,我贪婪地呼吸着这里的空气,实在太仙了,感觉就像是真的生活在仙境一般。走到南天门外时,我一边仰望一边在心里发出赞叹,这门庭实在是太高大雄伟了。回想起,一路上,我既看到苍白的嫩枝从白茫茫的冰雪下,奋力而起,好像在气傲傲地回应冰雪。也遇到了穿着红裘大衣的女子,倚在泛出些许红纹的栏杆边上远眺。还来不及感叹那些带着赤心的虔诚信徒,在这里供烧黄香黄烛。早已经带着羡慕的眼光,望着一缕缕灰色的轻烟飞到青天上。只怕夜幕将至,时间飞逝,我很快就游览过山顶上连接金殿的石桥,却没有到几座金殿中去。我想,既然已经来了,就不要太在意什么,不管有什么想法都随它去吧。沉下心来,品学这里的“道”的理论,就会知道,世间的一切“大道”都遵循一个“缘”字。老子过函谷关时,一阵紫气从东而来,他就这么告别了自己的家乡,骑着青牛来到了这座仙山。老子来这里是找寻人间的“大道”的,而我则是来找寻人生的意义。他大概问过很多人这座仙山的路该怎么走,而我也想问问很多人,人生的路怎么走。读过《道德经》,大概有四个道理支撑我们人生的路途:“大道”遵循自然的法则,人则遵循“天”的法则。人要学会“尽人事听天命”,因为每个人的命运大概都早已安排好。人要像水一样,滋润万物,无所差别,连感情也要像早晨的露水一样,遍及生灵。人要使自己的心灵保持“虚”和“静”的至极笃定状态,不受外界影响,这样你的失意就会烟消云散。

    2022-03-09 22:55:26 作者:翱翔
    • 0
    • 122
  • 再游洛邑城•缘遇千年

    正文:洛邑城内百业兴,古池桥下渡船游。借问酒香何处寻,笑望路人闲游处。华灯满挂映春水,他乡远客笑欢盈。也有青天也有雨,好个繁华人间地。看不遍朝歌舞舞,梦不尽暮夜眠眠。望不穿岁月累累,行不断流水悠悠。尝遍百酒难嗜醉,缘遇千年易铭怀。人行千里犹逐月,情到万般更痴心。总把深眸当新灵,哪怕再会把悲欢。醉生梦死谁之过?何必沧桑何必萧!不求时光偷宿客,愿等苍山照月明。痴心不改意为真,万载还渡有缘人。译文:洛邑古城内,百业兴旺,古池上古桥下渡船游过。问那醇醇酒香去哪里找,循着味我望向了路人慢悠悠闲逛的方向。华丽的灯光挂满了所有的房屋,倒映在春水上,充满欢笑的、来自他乡的远方的客人到处都是。我游览了两次洛邑古城,既遇上了干燥天气,也遇上了微微雨,两种场景都看遍,感觉这个地方是真的繁华。人间繁华时,从早上开始就到处都是歌舞升平,大晚上睡着后,你也会有梦不完的美景,直到深夜过去,日复一日。人生时光冗长,看不到尽头,岁月一直沉积着持续往前走,就像人无论走到天涯海角的哪个地方,流水都会再往你前方走去一样。酒喝多了就很难再醉,难得的缘分,就像那种仿佛一千年才能遇上一次的,一定会让人铭记于心。人啊,无论走到哪里,路还是在脚下,月亮还是在天边,还要往前走;一个人用情用到深处的时候,无论对待什么事物,都要更加地用心痴迷。真正用情至深的人,总会一直看着自己的眼睛,直到又看出了新的灵气生动,看出了对待事物的新的感情,并为之再次痴迷,哪怕以后再次回望回来都是感伤,也会有所觉悟,只会把一切的经历淡然地当成酒桌上的笑谈,能谈欢乐,能谈忧伤,一切释然。人若是能在这样绝美的人间佳境中沉沦,糊糊涂涂、淡淡然然地过下去,又有什么错呢?又何必说这千年古城已尽是沧桑和萧条?我呀,只是一个远方而来的暂时在这里借宿几天的客人,不敢奢望时光偷偷地为我停留,只愿像苍茫的大山等待月光照耀那样日复一日地等待。我的感情很痴,我的意念很诚,只求这洛邑古城,千秋万载,也要等到下一个有缘人来感怀。

    2022-03-09 22:53:19 作者:翱翔
    • 0
    • 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