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文摘> 风雨情缘

我在海边牵着块糖

时间:2020-04-15 23:07:13     作者:何文钦      浏览:9463   评论:0    来源:《中国青年作家报》2019年02月19日

明媚的阳光显得刺眼,潮湿的海风从远方吹来,湿热的空气中调配着复杂的气氛。海边似乎是个浪漫得无可救药的地方,而我牵着块糖走向那层层的海浪,任凭浪花敲打。

沧海悬崖都在此,仿佛这儿就是天涯海角,如此那便是个值得许下一场海誓山盟的地方。在这并不高的晏镜岭上,矗立着的灯塔像块望夫石,盼着归人航归,哪怕等来的只是日复一日的达达马蹄声。满满的繁星解不了近渴,往返的过客只好求助于独自发亮的灯塔,海誓山盟则在此时不知所踪。

而我既不攀岭独见那灯塔,也不循环往复地去错过,只是默默地、默默地牵着块不大不小的糖慢慢地走向海浪。只因为——我怕那手里的糖再也经不住攀岭的颠簸,也耐不住苦海的漂泊了,哪怕——终会去到那看起来遥不可及的彼岸。细腻的沙子从我的脚趾间流走,流不走的是有故事的贝壳。而无关紧要的少年故事也就这样被我和糖无关紧要地踩在脚底下,我们试着一往无前。

我紧握着糖,小心翼翼地保护,生怕它掉入海里。炽热的手温和潮湿的海风使糖渍穿过包装纸直抵我的内心,使我一阵苦楚。那包装纸既是最艳丽的保护,也是最糟糕的遮掩。它有光鲜亮丽的保护,而我呢?想要许下山盟,却哽咽回了海誓。少年啊……已不知是何年了。

我小心弯下身子,用另一只手捧起海水送进嘴里,皱眉吐出,咸苦无比。那会离开的,终究是会离开的呀。眼眸滚出泪珠,苦如海水,最终汇入沧海,也许千百年来就这样成了苦海,渡过或侧翻一帆又一帆的人儿。眺望遥远的海平线,我看不到彼岸啊,请问这是因为阳光的刺眼,还是泪水模糊了眼眸啊……那会儿的我们啊,以为面朝大海,春就会暖,花儿就会开。我望了望手里捧着的糖,开始有点于心不忍。它原本可以四季如春,原本可以滑到极乐,可是我却牵着来到了海边,来到了天涯海角,却无法许下海誓山盟。

我突然傻笑几声,停下了脚步,不再逆风而行;我轻轻地张开捧着的手,刹那白发,不忆甜蜜;我转身而走,盈眶依旧,而糖跌落海里,手却依旧粘着糖渍……沧海未曾有过江湖,却直教人相忘于江湖。

我顿感解脱,深深松了口气。猛然打了个冷颤!我忽然发现我一无所有了!我慌忙地弯下身子用手疯狂地抓捞,摔爬着搜寻。我懊悔,我悔恨,我牵挂啊!可就只是那么一瞬间,我却再也找不回。我继续发了疯地寻找,却是徒劳枉然。当初糖怎么就不抓住我的手,让我别放弃,多加挽留我啊!我看了看手上仍残存的些许糖渍,默然……

如果不是过客,也就不会错过,哪怕失而复得。狂热的爱恋,不如克制的远处喜欢。少年故事的终结,只残留追忆。我祈求残忍的海,送它到大洋的彼岸吧!在彼岸的那边,有和熙的春风,也会有人把它轻握在手里,拢在怀里,轻吻在唇间,不再融化,不再失去。

我双手虔诚地捧起一碗海水,舌头蜻蜓点水,记忆的苦海里有了一丝鲜甜。

 

(原载于《中国青年作家报》20190219日第12 版)


责任编辑:学林
0
欠扁
0
支持
0
很棒
0
找骂
0
搞笑
0
软文
0
不解
0
吃惊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立场。

  • 暂无评论